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如何回应原四方面军干部在会议上的尖锐批评

2019-04-12 15:33:25  中华文史    

1944年,在抗日根据地开展的整风运动已进入尾声。在延安的中央党校的学员经常组织集中学习和讨论,同时还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对党和军队的高级领导有意见也可以在会上公开提出来。

有一天开会,党中央和军队的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彭德怀等,还有八路军各师首长都聚集在中央党校大礼堂听取意见。

那天开会,一二九师军法处处长丁武选第三个上台发言。谁也没想到他的发言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丁武选,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丁武选,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丁武选是安徽阜南人。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红四方面军4军10师政治部保卫科科长等职。他性格刚直,敢于说话,是个“炮筒子”。在当天的会议上,他谈了很多问题。从129师根据地问题、干部问题,谈到八路军的三个师的改编,问题越扯越远,一直扯到了红四方面军的问题。他认为中央领导对原红四方面军干部态度不公正、不公平。他谈到的许多问题非常具体,也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他越说越激动,批评的矛头最后直指毛泽东主席。丁武选说:你毛泽东在整风中反对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可你自己看,在干部任用问题上,你就是偏心。八路军的副总司令彭德怀是一方面军的人,原一方面军的林彪是一一五师的主要领导;原二方面军的贺龙现是120师的主要领导;可我们129师呢,主要领导刘伯承和邓小平都是一方面军的。当然,我们对刘师长、邓政委没有意见,可我们四方面军不是没有人呀,徐向前总指挥才任副师长,这对我们四方面军是不公平、不信任。丁武选接着说:在长征途中,张国焘闹独立,同中央唱对台戏,最后发展到分裂红军、分裂党,犯了严重的错误。他的错误路线,我们广大干部、战士是反对的,四方面军后来能够北上回到中央的身边,就说明了这一点。张国焘的错误是张国焘本人的问题,中央批判他是对的。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是被迫执行了张国焘的错误路线,这个账不能算在我们身上。一、四方面军的团结问题,主要责任在张国焘,一方面军也有责任呀。批判张国焘就批判张国焘好了,可四方面军的干部也跟着倒霉。四方面军中一些高级干部因受不了这个气,才有人准备出走的。丁武选满脸是泪地说:许世友、洪学智、詹才芳、王建安等十多位军、师级干部被关押,罪名是“组织反革命集团”、“叛变革命”、“拖枪带队逃跑”。他们为什么要出走?没有前因就没有后果呀!这些干部分别被判了徒刑,关押了几个月至一年。这是一起冤案呐!

丁武选接着说:出走的事中央虽然解决了,过去了好几年,这事也就算了。可你毛泽东怎么在前年又发出一个电报,说什么对原四方面军干部的任用与工作分配,应当和其他部队的干部“有所不同”。什么“有所不同”?分明是对我们四方面军的干部不信任!这么多年了,直到现在,你毛泽东还不相信我们!就因为这份电报,搅得我129师军心不稳,这不,又有了“出走”之事。我师一位军分区司令员和两位团级干部因不满中央的不公平、不信任,才拉人出走的。人都抓回来了,因为你的这份电报,这几位流血流汗、南征北战、跟党干革命多年的好同志差点就被杀了。

丁武选发言时神情激动、声泪俱下。大礼堂里的学员都是来自八路军三个师的团以上干部和各抗日根据地的领导干部,再加上中央领导及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丁武选这一席话,使整个会场震惊。丁武选说的:又有人出走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党中央从团结大局出发,于1942年7月2日对129师发出了电报指示,即《中央关于对待原四方面军干部态度问题的指示》。然而,129师当时收到中央的电文时,该指示中的第三条中有句话为“对原四方面军的干部的信任与工作分配应与其他干部有所不同,但不应有歧视……”这句话,在当时129师的干部中引起轩然大波,129师冀南第四军分区司令员余伦胜拉了些人离队出走了。出走的人里有两位姓黄的团级干部,还有各自的警卫员等一干人。他们身着八路军军装,骑马挎枪,离队后直奔鄂豫皖方向而去。

由于日军对我根据地的严密封锁,他们这样的着装和身份在没有我地方交通的掩护下是很难穿过封锁线的。他们在敌我结合部转悠了两天,被当地民兵发现,因怀疑他们的身份而将他们扣留了,经与一二九师联络后将人押解回了太行。

晚年丁武选

晚年丁武选

旅级、团级干部的出走,在一二九师非同小可,刘伯承师长震怒!按军法主要的组织者余伦胜和两位姓黄的团长将被枪毙。余伦胜从红军时期到抗日前线都是一名能打硬仗恶仗的战将,他曾是红四方面军中“夜摸老虎团”的团长,在红军时期就战功卓著,如今却因“开小差”要被枪毙,一二九师许多干部都想不通。刘伯承综合考虑了这些实际情况决定慎重行事,致电中央军委请示。中央立即回电:枪下留人,速送延安。

会场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就连平时开会时最不拘小节、随便惯了的陈赓,此时也安分了起来。丁武选在台上啜泣,下面是一片低沉的嗡嗡的议论声,气氛紧张压抑,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毛泽东更是满脸涨红,不知如何解释。他侧身回头压低了声音问刘伯承师长:“伯承呀,部队的情绪这么大,问题严重,你怎么不告诉我呀?”刘伯承说:“电报是你拍的,叫我说啥子?”原来党中央指示的那份电报还是毛主席亲手起草的。但是毛泽东根本不记得电报里有“对原四方面军的干部的信任与工作分配应与其他干部有所不同“这句话。

毛泽东沉重地站了起来,会场上一下子静了下来,空气似乎凝固了,台下几百双眼睛盯着毛泽东。毛泽东深沉地说:“同志们,这件事是个误会。中央对原四方面军干部态度问题的指示,这电报是我起草的,可指示中的电文应该是‘一视同仁’',而不是‘有所不同’。”

“可我们传达的指示中的确是'有所不同'呀!”台下有人说道。

“同志们,我现在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这个问题。中央发出的电报都有存底,请原四方面军的同志派代表去电报局查实。如果我的电稿是‘有所不同’,我任同志们如何处置都行;如果电稿中是‘一视同仁’,那就请同志们谅解。”

129师的原四方面军的干部真的选派了五位代表去了电报局查实,这天的大会暂告一段落。

第二天,会议继续进行。一二九师派出的代表将电报原稿带来在大会上宣读,并出示给全体与会者。电文稿上清清楚楚写着“一视同仁”。

原来中央的这一指示因译电和收发发生了许多错误,甚至出现了与原意相反的字句,将“一视同仁”错发为“有所不同”。所以,这不是毛泽东的错。真相大白后,丁武选也觉得很惭愧,连忙向主席道歉。主席向来胸襟广阔,对这点事毫不介怀,反而鼓励他说:“有疑问就要说出来嘛,把问题搞清楚了,大家都好嘛。”会场上又是一片寂静,许多人眼中噙着泪水。台下忽然有人高呼:“毛主席万岁!”会场上像暴风骤雨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

解放战争时期,丁武选任辽东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处长,东北军区军工部第8办事处副主任,四野后勤部兵站部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21兵团后勤部副政委,中南军区后勤部军法处处长,武汉办事处副主任,武汉军区军事法院院长。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3年1月27日,病逝于郑州,终年96岁。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