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临终前最后的话:我很难受,叫医生来(2)

毛泽东临终前最后的话:我很难受,叫医生来(2)
2019-09-09 10:02:23 人民网

1976年春天,毛泽东病情危重,发生过两次严重的心肌梗塞,虽都经抢救脱险,但身体从此愈加虚弱。5月12日,他会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由张玉凤和孟锦云(原空政文工团舞蹈演员,后为毛泽东护士)搀扶着先到游泳池接见大厅等着客人,客人在华国锋陪同下来了,他刚站起来同客人握手,却一下跌坐椅上。5月27日,他以极大的毅力最后一次会见外宾——巴基斯坦总理布托,讲话的声音小而含糊,要由他的侄女王海容听清楚后先译成普通话,再译成英语。6月,在住处同华国锋等谈话,他说:我一生做了两件事情。一件是打倒了蒋介石,把蒋介石赶到台湾,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一件是胜利地进行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病情严重,毛泽东依然既不愿意吃药也不愿意打针,坚持“自力更生”——依靠自身的抵抗力,不靠“外援”——打针吃药,几经医生劝说方才同意插鼻饲管。

1976年8月26日,毛泽东心脏病又一次发作,经常处于昏迷状态,由北京医院、阜外医院、解放军总医院、解放军305医院、北京同仁医院选派专家和优秀护理人员组成医疗小组负责救治。病情如此危急,他还向工作人员索要宋代洪迈的《容斋随笔》。弥留之际,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轮流坐镇病房。一次,当叶剑英站到他的病床前,见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动动手臂、翕动嘴唇好像要对叶剑英说些什么,但说不出来。叶剑英紧握他的手,又急又悲,伫立良久方才退回。

1976年9月9日:毛岸青与毛新宇在西山家中为毛主席设的灵堂前守灵

1976年9月9日:毛岸青与毛新宇在西山家中为毛主席设的灵堂前守灵

毛泽东的卫士兼理发员周福明回忆说,9月8日他还用铅笔在其为之端着的纸上划了3横,又在床头点了3下,周福明问:“主席,您是不是要看有关三木的消息?”他点头。三木即当年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当时正参加日本大选。病重的他仍然关注着三木的动态(见《读报参考》2008年4月中第61-62页《毛泽东“三大卫士”之周福明》)。

孟锦云回忆说:9月8日晚7时10分,他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很难受,叫医生来!”(见《中外文摘》2008年第四期第41页《陪伴毛主席度过最后一刻》)接着昏迷、血压下降,使用药物都难以维持。9日零时4分,他的口鼻抽吸了两下,血压测不到。零时6分,自主呼吸完全消失。零时10分,这位伟人走完了他非凡的一生!

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回忆说:根据医疗记录,前一天——8日,医务人员几次将他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他精神稍好,还坚持要批阅文件、读书,前后阅读了11次,阅读时间合计为两小时50分钟(见李敏著《我的爸爸毛泽东》第353-354页,辽宁出版社,2001年)。9月8日一整天,毛泽东的上下肢插着静脉输液管,胸部安有心电监护导线,鼻孔插着鼻饲管,视力又早就不好,想来文件和书都是由工作人员托着给他看或念给他听的。

1976年9月 香港市民在商场外通过电视转播收听毛泽东逝世的消息

1976年9月 香港市民在商场外通过电视转播收听毛泽东逝世的消息

而窦应泰在《党史博采》上发表的《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晚年痼疾》一文中也提到:“9月8日入夜不久,毛泽东感到心脏不适。医生们赶来之后,急忙把一枚氧气管小心地安放在他的鼻口处,几分钟后毛泽东的呼吸恢复正常。但他从此便陷入长久的昏迷中没有醒来。”9月11日夜,毛泽东的遗体运出中南海,20日凌晨转移到769地下室保存。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