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最后一个厨师回忆:这次打击之后主席食欲大降(4)

毛泽东最后一个厨师回忆:这次打击之后主席食欲大降(4)
2019-10-28 10:17:09 人民网

毛泽东偶尔特别想吃某样东西,一般是通过值班人员告诉我。有一天,他说他想吃“狗不理包子”。这下我犯了难,因为我没学过呀!工作人员研究,想请毛泽东到天津去吃。

“专门到天津去吃包子,那怎么行!”毛泽东摇摇头。

第二天一早,我与管理员顾作良一起赶往天津去拜师学艺。店领导十分热情,选派了技艺最好的厨师教我。我只学了两个小时,就基本上掌握了狗不理包子的制作技巧。下午返京时,我顺便买了一些名副其实的正宗货。

晚上将包子上锅蒸了蒸,但毛泽东只吃了两个。后来,我按照从天津学的工艺给毛泽东做了一次包子,他吃了6个(1两2个),连连说:“还是你做的好吃,比从天津买来的强。”

我心里明白,不是天津买来的不好吃,其奥妙在于:再好吃的东西,放凉后上锅一蒸,味道比初次出锅的自然也就逊色多了。

鉴于毛泽东晚上工作、白天睡觉的特点,我的“生物钟”也作了相应的调整,即毛泽东睡觉,我也睡觉。他工作时,我便为他准备饭。这种生活节律我很长一段时间才习惯。开始在白天睡觉的时候,我是靠安眠药来维持的。否则,晚上一犯困,就耽误毛泽东吃饭了。

毛泽东与我单独合影

我至今仍忘不了毛泽东与我单独合影那一幕。

1966年夏初,“文革”风云初起。毛泽东南巡来到武汉,我也陪同前往。6月30日傍晚,机要秘书张玉凤陪毛泽东在梅园内散步。我恰好也在园子里溜达。我见张玉凤跟我打招呼,便来到他们跟前。不知是毛泽东未看清我还是因为我初来乍到,对我印象不深的缘故,毛泽东一时未认出我来。他问小张:“这个人是谁呀?”

“这不是给您做饭的于师傅吗?”

“哦,对、对、对!小张,明天是党的生日,请你安排我和于师傅以及其他工作人员照个像吧!”当晚,我兴奋得一夜未睡。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