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病危后谁给邓小平递字条:千万别离开住所

毛泽东病危后谁给邓小平递字条:千万别离开住所
2019-10-29 10:57:07 人民网

卓琳得知毛泽东病危后给邓小平写了什么字条?

本文节选自《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作者邓榕

第53章天怒人怨

母亲住在三0一医院外科病房,给她看病的是三0一医院眼科的尹素云主任和唐佐怡医生。母亲的眼睛不好,经常看病,因此和这两位女医生的关系一直很好。以前,医生们对母亲好,不足为奇。难能可贵的是,在目前这种政治高压的状况下,她们依然对母亲非常好。她们不但给母亲精心治疗,而且还把她们听到的各种各样的消息告诉母亲。她们的态度,表达了对“批邓”的不满,表达了对“四人帮”的憎恨,也表达了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在医院,母亲虽然住在普通病房,却是一个人住单间,平时不能出自己的病房。但有尹主任和唐医生的照顾和关心,她并不觉得寂寞。一天,唐医生来看她,悄悄告诉她,毛主席病危,中央发了通知了。母亲知道后,十分着急,她想到父亲一个人在东交民巷,一定什么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够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呢?正好在这个时候,滕和松派一个警卫人员来看她。她立即写了一个纸条,上面写道:“千万不要离开你现在住的地方,不管什么人让你出去都不要离开,我争取尽快出院。”母亲知道,看到这个字条,父亲虽然不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定会提高警惕。

父亲看到了母亲的字条。他意识到一定是母亲在医院听到风声,可能有事情发生。母亲让他千万不要离开这里,但他想到的却是不能继续一个人再呆在这里,他要争取和家人团聚。只有和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6月10日,父亲给汪东兴写信报转毛泽东并中央。他在信中提出,卓琳因病住院,这里太孤单,要求与家人住在一起。滕和松将这封信送交汪东兴。汪东兴看后对滕和松说:“让邓小平把信写得具体点。要写上要求回原来的住处。这样主席批了我才好办。”滕和松把汪东兴的交待转达给了父亲。父亲将信改好,由滕和松再送汪东兴。汪东兴将此信呈报了毛泽东。这封信报到毛泽东处了,但迟迟没有回音。父亲不知道,在这个期间,毛泽东病重了两次。一直等到毛泽东身体状况略为好转的时候,才对邓小平的来信给予口头批示:“可以同意。”在这封邓小平的信上,政治局的每一个人都画了圈。

关键词:

相关报道:

     

    1979邓小平视察青岛 一出车站小平同志生气了

    20-02-18 11:34:53小平严肃地问:公安厅厅长、警卫处处长在车上吗?

    1979年邓小平为何派"局外人"来主持海军工作?

    20-02-18 10:44:20在“文革”期间,海军是军队中的“重灾户”

    "土耳其之父"凯末尔:以西化为矢志不移的目标

    20-02-17 12:35:58凯末尔成为民众膜拜的对象,在每一个村庄中的地位如同列宁

    1954年国民党“太平舰”被解放军击沉:台湾一片哗然

    20-02-13 15:41:59这是世界战史上第一艘被鱼雷快艇击沉之主力舰只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20-02-13 15:31:49不久,蒋经国就宣布了两岸开禁政策

    万历因为弱爆了”的身体,背负上了“怠政”的恶名

    20-02-13 12:24:45要探讨明朝的灭亡,就必须先从万历年间说起

    苏联总理致电毛泽东竟被话务员挂断 还遭怒骂

    20-02-12 12:25:47在苏联领导人中,柯西金与我国领导人直接交往较多

    曾没人敢提的西路军远征 邓小平终于给它定了性

    20-02-11 12:11:01陈云和李先念到了晚年,总忘不了在新疆那一段难忘的岁月。

    马良山争夺战:志愿军重型坦克痛击英军皇家边防团

    20-02-11 11:42:03这两个连主要装备苏制斯大林-2重型坦克和T-34中型坦克

    传奇女特工黄慕兰:曾因饶漱石的一句话跳了黄浦江

    20-02-11 11:31:28忍受不了饶漱石的讽刺挖苦和侮辱

    毛泽东曾问邓小平: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图)

    20-02-10 15:01:45谈到邓小平,人们总会对他“三落三起”的政治人生感兴趣

    国民党的“原子弹”梦想:虎头蛇尾 最终流产(图)

    20-02-10 14:48:24蒋介石一生都没有放弃过对核武器的研究

    为朝鲜战场上的这件事 彭德怀在中南海大发雷霆

    20-02-10 14:42彭德怀的发怒,令居仁堂里气氛肃然。

    西安事变前 张学良声泪俱下与蒋争辩3小时 都说了啥

    20-02-10 12:24:06张学良、杨虎城与蒋介石双方都力图改变对方的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