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亲历者揭秘:"破四旧"运动中如何保护人民大会堂的文物(4)

亲历者揭秘:"破四旧"运动中如何保护人民大会堂的文物(4)
2019-10-31 14:39:29 人民网

一天,我又接到成元功的电话通知,要我立刻到西花厅商量“红化”布置的事。我如约来到周总理家(此时西花厅经周总理指示已改名为向阳厅),邓大姐笑容满面地在门口迎接我,她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说:“我们的大美术家来啦,欢迎啊。”我忙向她表示问候。在查看客厅、过厅和餐厅过程中,邓大姐笑着对我说:“听说你也当组长啦,工作很忙吧?”我回答说:“我这个组里就我一个人,不过是在周总理的指示下干点具体工作。”当我们来到餐厅时,邓大姐指着一面屏风对我说:“这件东西放在这屋里已经多年,它的正面画的是一群和平鸽,背面是几朵牡丹花,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鸽子就是鸽子,花就是花嘛,还能变成什么呀?!”邓大姐指的是一件具有浙江工艺特色的“欧塑”式屏风,大黑漆的木质底衬上凸显着彩色图案,十分精致。我一边欣赏屏风,一边回答说:“是的,这件东西用不着撤换,放在餐厅里很合适。”在周总理家中,我和大姐商量在客厅正面墙上,装饰一幅毛主席手书的《浪淘沙·北戴河》诗词画框(复制品)。另外,在过厅和餐厅墙上再增加几幅毛主席诗词或语录的玻璃镜框,其他物品一律不动。邓大姐听了我的策划后非常满意,一再请我坐下来喝杯茶。我不便久留,事情办完后就向邓大姐告辞了。

“破四旧”运动中的“破四旧”场景

“破四旧”运动中的“破四旧”场景

乌云散尽文物复原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遵照周总理及国管局领导指示,搞了近两年的“红化”布置工作。1969年初我被下放到宁夏的五七干校劳动,后又下放到青海,1976年调回北京,被分配在国家文物出版社任美术编辑。1978年初,人民大会堂管理局高登榜局长将我叫到人民大会堂,和我谈了一次话。他说:“现在‘四人帮’已被打倒,一切都要拨乱反正,大会堂怎样搞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我回答说:“周总理生前曾说过,人民大会堂是属于全国各族人民的,我看应该和过去一样实行对外开放,让全国人民都可以参观,再搞些小纪念商品,一方面给参观者留作纪念,一方面也可以增加点经济收入。”高局长听后很有兴致地点头说:“你的建议很好,我可以请示一下中央领导,今天叫你来是通知你做好思想准备,当年大会堂的‘红化’布置工作,是你一手经办的,现在要将大会堂的布置全面复原,工作仍由你负责。中央办公厅的调令随后就发送你单位,先借调半年,你回去准备一下,尽快来大会堂上班吧。”

“破四旧”运动中的“破四旧”场景

“破四旧”运动中的“破四旧”场景

听了高局长的话,我真是又惊又喜。10年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在历经磨难后(我下放劳动时,在青海的高原患病造成左眼失明),能有幸再次走进人民大会堂这座神圣的殿堂,继续为它服务和工作。我和人民大会堂之间从它的初建开始,就结下了一种不解之缘。

在恢复人民大会堂各厅室原来布置的工作中,当看到年轻的服务员从地下室将封存多年的那些珍贵文物、国画、陈列品一件件十分小心地抬入大厅,解开包装,展现出它们原有的品貌和色彩时,我的心情格外激动。这些珍贵的物品,是在周总理亲自指示下,才得到妥善保存的。它们能够重见天日,再次被安放在人民大会堂各处原有位置上,继续为人民大会堂这座神圣殿堂增光添彩,完全是周总理的功德所致。如果当年不是周总理亲自指示将这些珍贵的文物妥善保存起来,我在搞完“红化”工作后,一旦被撤换下来的珍贵文物遭到损毁遗失,那我将成为历史罪人而被追究责任。现在想来,周总理不但保护了人民大会堂文物,同时也保护了我。杨亚人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