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白宫黑烟—1993年叶利钦下令炮击议会大厦始末(3)

白宫黑烟—1993年叶利钦下令炮击议会大厦始末(3)
2020-02-06 12:32:16

这样的“罗马广场”一样的政治景观,对于一个来自中国的看客来说,真是饶有兴趣。

俄国白宫“罗生门”

俄罗斯新闻社在“十月事件”20年之际,一连串编发了9篇稿件,主编伊里亚·布拉维诺夫撰写编者按:“1993年十月事件,20年来,从未出现一个明确的定义,好像谁也说不清那年的秋天莫斯科那个事件到底是什么?”,他说:关于1917年十月事件,最初被布尔什维克自己称为的“十月政变”,然后演变为“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991年8月的“8·19”事件,尽管有人不同意,但还是被称为“政变”。但是,对于“1993年十月事件”,没有人称它是“宪政改革”,虽然在技术上,这个名称是真实的。宪法成了所有人使用的词汇,是所有人都想利用的武器。言外之意,谁违宪,谁捍卫宪法,“混淆不堪”。

投降的武装人员。

投降的武装人员。

俄罗斯私营电视台“雨点”的编导们的确具有高人一筹的新闻处理才华,他们以“1993年纪念地”为舞台,做了一期关于“1993年十月事件”的专题节目。节目开始,4个20岁的年轻人激烈争论,对他们刚刚出生的那一年的事件各执一词,几欲“战争”,于是他们决定直接询问当事人。但是,采访之后,年轻人获得的印象却是一场“罗生门”。根据各方的言辞,他们觉得1993年十月事件几乎像是在“不同国家,不同时代”发生的故事。

这个电视台因为受众广大,所以很有能量,专题片所采访的人物都是当年的主要参与者。

在“1993年纪念地”现场出镜的“主角”,是今日莫斯科作家协会主席,他当年是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谢尔盖·费拉托夫,自然属于叶利钦一侧的“克里姆林宫总统派”。

现场出镜的,还有现任全俄军官联盟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副主席的斯坦尼斯拉夫·尼古拉耶维奇·捷列霍夫,他当年是“军官联盟”主席,在1993年十月事件中,他被最高苏维埃任命为国防部长助手,而这个国防部长正是白宫里面的人民代表大会在“火线”上选出的。那年的10月24日,他带领武装人员包围独联体总部,随后被逮捕。这是引发克里姆林宫采取军事行动的理由之一。后来国家杜马“1993年9月21日至10月5日事件调查委员会”宣布,捷列霍夫参与的袭击独联体总部的事实成立。他自然是白宫阵地的捍卫者,在电视节目里,他手扶那个战斗残骸组成的纪念碑,声讨叶利钦犯下的罪行。

电视中“白宫派”还有阿尔伯特·米哈伊洛维奇·马卡肖夫,苏联上校,1989年人民代表,1991年成为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1993年十月事件中,他被任命为副国防部长,随后被捕。现在马卡肖夫已经75岁,依然是活跃的反政府派领袖。请他出镜是作为共产党的代表。当年,新成立的几派共产党是白宫的主要力量。

伊利亚·弗拉基米罗维奇·康斯坦丁诺夫,人民代表,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成员(1990-1993)。直到2009年是公民社会发展与地方自治研究员部门主任。是当今反对派总联盟成员。

街头的战车,远处的白宫上半截已变成黑宫。

鲁斯兰·伊姆拉诺维奇·哈斯布拉托夫,车臣人,俄国科学院院士,此人是“白宫派”的领袖人物。1991年10月,接替叶利钦担任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一职,之后与叶利钦分歧,然后决裂,以白宫为据点与克里姆林宫对阵。在白宫被断电的情况下,他领导最高苏维埃的成员们点着蜡烛“继续战斗”。如今他是俄罗斯经济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电视还采访了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鲁茨科伊,此人是“白宫派”另一个领袖,1993年莫斯科十月事件中,叶利钦宣布解散最高苏维埃,而最高苏维埃则反过来宣布解除叶利钦总统一职,并任命鲁茨科伊为代总统。最终,白宫派在武装冲突中败北,鲁茨科伊也被捕。出狱后,又重返政治,曾在1996年成功竞选为库尔茨克州州长。如今是调查委员会社会委员会成员。

克里姆林宫派有谢尔盖·斯坦克维奇,1993年叶利钦总统的政治顾问。如今是独立党派的政治家。另一位是格奥尔基·萨塔罗夫,叶利钦曾称此人为克里姆林宫的“大脑”。现在是科学民主研究基金会主席。

街头的战车,远处的白宫上半截已变成黑宫。

在历史长河中,1993年十月事件中的“主角”们也许依然是沧海一粟,即使在现在的历史教科书中,这一事件也只有两个代表人物,一个是克里姆林宫的总统叶利钦,另一个是白宫事件中推选的总统鲁茨科伊。其他“大脑”也好,“指挥”也好,只有在专史中才能找到他们的身影。我在此罗列他们的名字和身份,主要是想提请注意:俄罗斯当代政治史这一“自我炮击”事件的“主角”们,有一个迥异于苏联时代政治家被肉体消灭的命运,他们的命运甚至带有很大的喜剧性。

作为克林姆林宫派的主角,当今自然占据很好的位置,依然活跃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并且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不是“当权派”。

作为被炮击的主角们,他们当年从白宫鱼贯而出,立刻被投进大巴车,然后被送往监狱,然后被判刑。但是,只是4个月后,1994年2月,叶利钦政府对所有十月事件的在押犯宣布大赦。这是不是有意“迅速”淡化炮击白宫的黑色阴影呢?

这些白宫派政治家很快重返政治,在俄罗斯各级选举中频频获胜,很多人重返国家杜马。他们当然也不可能成为“当权派”,比如鲁茨科伊在竞选国家杜马的时候,被当地法院宣布财产来历不明,从而被取消参选资格。但是,他们依然可以自由地抛头露面。这里是不是显示了当代政治既不愿意背负历史包袱,又不愿意忘记历史的意味呢?

或许还存在一个可能性:当叶利钦让出总统职位之后,两方面的主角都还活跃,但是都“离开”了核心。那么,叶利钦选定普京作为接班人,把总统职位让给一个与1993年十月事件没有太多瓜葛的人,这是不是有意避开1993年事件的血色呢。而叶利钦本人则永远和白宫黑烟捆绑在一起了。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