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苏联总理致电毛泽东竟被话务员挂断 还遭怒骂

苏联总理致电毛泽东竟被话务员挂断 还遭怒骂
2020-02-12 12:25:47 中华文史

在苏联领导人中,除斯大林和赫鲁晓夫外,最为我们所熟知的,恐怕要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了。而最受世人瞩目并载入史册的是,为了缓和中苏之间剑拔弩张的战争气氛,柯西金不远万里专程飞到北京,与周恩来总理举行了史无前例的“机场会见”,并达成两国“总理谅解”。

苏联领导层中的温和派

在苏联领导人中,柯西金与我国领导人直接交往较多,而且态度相对温和,与周恩来总理还有私交。在两国关系最紧张的时候,他们仍以“同志”相称。

1965年2月11日,毛泽东会见访问越南途经北京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商讨国际共运问题。

1964年苏联领导人更迭后,周恩来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47周年庆祝活动,以期改善两国关系。在与苏联新领导会谈中,苏方声称,在苏中关系问题上,他们同赫鲁晓夫没有丝毫的差别。周恩来严辞以对:既然你们之间没有不同,那我们还有什么可谈的呢?访问结束,柯西金到机场送行,在途中他向周恩来解释说:我们与赫鲁晓夫还是有所不同,不然为什么要解除其职务呢?他还提议,举行苏中两党高级会晤。

据俄罗斯解密档案(会议原始记录稿)记载:在1965年1月14日召开的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柯西金力主向中国派党政代表团,商谈改善苏中关系问题,但遭到了米高扬、苏斯洛夫等人的反对,波德戈尔内甚至声称,不能靠“损害我们的威信”来改善对华关系,强调苏共的路线不只是赫鲁晓夫一个人的,“我们也都有份”。勃列日涅夫做出裁决,可以寻求改善对华关系,但要谨慎,不以“让步”为代价;不派党政代表团,但柯西金访问越南途中可在北京停留。最后,柯西金依然表示,派党政代表团访华的问题“还没有完”,苏中之间存有分歧,但他不认为进行谈判就是让步。对赫鲁晓夫所搞的一切似乎都不能动、不能变,他不能同意,实际上“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1965年2月,周恩来在机场迎接柯西金一行。

1965年2月,周恩来在机场迎接柯西金一行。

劝解两党停止“论战”受挫

1965年2月,柯西金访问越南路过北京,其主要使命是劝说中国领导人同意停止公开争论。周恩来总理亲自到机场迎接,并主动邀请柯西金上他的专车。在开往宾馆的路上,他们两人进行了单独谈话。据苏方陪同人员说,柯西金对这次谈话以及之后举行的正式会谈都很满意,而且对周恩来这位政治家的人品给予极高的评价。第二天早上,柯西金突然提出,要契尔沃年科大使在使馆为周总理举行午宴。使馆厨师匆忙准备了基辅鸡排和奶渣饼两道热菜,大使对上奶渣不太满意,担心中国人吃不惯。没想到,周总理品尝后赞不绝口,说一生中从未吃过这样“稀罕”的美味。从上述细节的侧面也不难看出,两国总理已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关系”。

当柯西金从河内回国途中又经停北京时,毛泽东主席会见了他。柯西金提出,希望停止苏中两党之间的公开争论,恢复两国友好关系。毛泽东表示,除非苏联领导承认错误,否则,双方的原则争论还要继续下去。柯西金问:要争论多久?毛泽东答:1万年。柯西金说:太长了吧?毛泽东诙谐地说:看在你的面子上,减少1000年。

1965年2月11日,毛泽东主席会见访问越南途经北京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商讨国际共运问题。中共在京的全体政治局委员参加了会见。

1965年2月11日,毛泽东会见访问越南途经北京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商讨国际共运问题。中共在京的全体政治局委员参加了会见。

据陪同会见的苏方官员回忆,会见结束后,受到“刺激”的柯西金回到使馆一言不发,独自一个人关在“白厅”内呆了半个小时。此后,他意识到:那时的苏中关系是多么的复杂,而要改变这种局面需花费多大的努力啊!回到莫斯科后,他在对外谈话中强调,苏中两国在相互关系中应遵循以下“基本原则”,即考虑对方历史发展的特点及民族独立性,相互尊重并考虑民族利益的差异,不要将表达不同意见者视为仇敌。

危急时刻求助周恩来

1966年,中苏两党关系中断,随后中国发生了“文化大革命”。1967年,为了“打倒苏修”,首都造反派冲击苏联驻华大使馆,闯入院内搞暴力抗议活动。在千钧一发之际,柯西金直接给周恩来打电话,请求帮助予以制止。周恩来回答说:“好,我将尽力而为。”在周总理的紧急干预下,这场严重外交事件被制止。

在“文化大革命”中,还发生过一艘苏联船只在大连港被扣事件,也是应柯西金个人请求,周恩来出面得以妥善处理。

1965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会见途经北京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前排左六)。前排右六为苏共中央书记安德罗波夫。

1965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会见途经北京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前排左六)。前排右六为苏共中央书记安德罗波夫。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