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康生为何狠骂邓拓“临死前还咬了我一口!”

深夜,北京的街道上纷纷扰扰,但邓拓的家院是宁谧的。初夏季节,正是一架紫藤萝开花的时候,它在暗夜里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要是往日,邓拓会挤出一点难得的清闲,在它身边赏月观花吟哦,或是端坐在藤椅上把卷凝思,消磨几番春晨夏夜。但今夜,它却显得孤独清寒,真有点“寂寞开无主”了。

邓拓

邓拓

灯下,邓拓仍在奋笔誊抄给市委领导的那封信,他要向自己敬重的老领导彭真、刘仁诉说:许多工农兵作者几乎都说:“听了广播,看了报上刊登的邓拓一伙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话,气愤极了。”我完全懂得他们的心情。我对待所有批评我的人绝无半点怨言。只要对党对革命事业有利,我个人无论经受任何痛苦和牺牲,我都心甘情愿。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永远是这样。……

仔细查阅我写的东西,与报上三次摘要和批语对照,联系自己当时的思想,我认为有许多问题要进行具体的分析和批判。……

再如,《说大话的故事》、《一个鸡蛋的家当》和《两则外国寓言》,意思很明显,不应该引起误解。《说大话的故事》是听见当时又有的地方弄虚作假、谎报情况而写的。《一个鸡蛋的家当》是针对当时有些社队又出现搞投机买卖和进行剥削的行为而写的,文字表达的意思比后一篇更为明显。《两则外国寓言》写在苏修二十二大之后,所讲的竞技人的吹牛和山雀的夸口,显然是把“古巴事件”以来赫鲁晓夫之流的嘴脸,比做“在西方贵族老爷及其子孙们的交际场合中司空见惯”的一样。文中说到列宁用这个例子讽刺马赫派。我对好几个同志说,从杂文的观点来看,马赫派正好可以说成是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派。

关键词:邓拓,康生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