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庐山会议后彭德怀要求搬出中南海 毛泽东的反应令人吃惊

比邻若天涯老彭原住中南海

1959年8月16日,庐山会议在共产党内“阶级斗争”的浓重火药味中结束,不复神境仙风。彭德怀从飘渺山林深处的芬兰别墅乘车直下四百旋,到达九江机场。返程的人看到彭德怀来了,都小心地回避和他同乘一架飞机。张爱萍上将觉察到了这一点,有些不平地跟在彭德怀一行人——彭的妻子浦安修和随行的工作人员后面登上了舷梯。1988年,张爱萍将军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说:“我心里仍然敬重彭老总。”机舱里的乘客稀稀疏疏,彭德怀视若无睹,一言不发,回到北京。

8月末到9月中,又值北京秋高气爽、云淡风清的时节,中南海却是波涛汹涌,草木俱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千余名高级将领齐集怀仁堂,参加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聆听中央传达八届八中全会决议。从红军到八路军、从解放军到志愿军,那上千名肩缀闪闪将星的与会者有几个不曾在彭老总麾下打过仗?有谁曾见到彭德怀反党反革命?人人听得目瞪口呆,有人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但眼前的事实是严酷的,毛泽东已经提出了解放军是跟他走还是跟彭德怀走的问题,写在党的决议上的“罪行”只能被认为是铁证如山,与会者于是起而“批彭”,20多天的军委会上,斗争彭德怀的火力比在庐山会议上还强,为的是“彻底肃清彭德怀在军内的影响”。

毛泽东和彭德怀

毛泽东和彭德怀

9月12日军委扩大会议结束,彭德怀回到他的住所——中南海永福堂,他见浦安修低着头坐在桌旁,眼圈红肿。

从庐山事变之后,浦安修就常常以泪洗面。20年的夫妻,她深知彭德怀不会反党、反毛主席,她只能埋怨他:“你是管军事的,为什么要去管经济方面的事情呢?”有时又无可奈何地唉叹,“这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呵!”

1234...全文 6 下一页
关键词:彭德怀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