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战史风云 >

一代枭雄 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疯狂一生 (3)

恰逢此时,北方一激进革命组织策划了一场谋杀袁世凯的行动。革命党人在袁回府的路上投放了炸弹,虽然袁的12名卫士当场中弹身亡,而袁本人居然分毫未损,侥幸得以躲过这一劫。袁世凯的天才表现在于能最大限度地利用形势的能力。面对革命党人的刺杀,袁世凯故意夸大声势地在京城里实行了大规模搜捕和绞杀。行刺及对袁世凯的激烈报复最终消除了反对派对他的不信任,这对于向清廷呈递奏折而受到极尽指责的袁世凯而言,不啻是极有意义的进展。部分地为了避免挑衅性奏折将引起议论,袁世凯趁势以受刺为由,提出病休一个月。更为重要的是袁知道哪怕是他暂时的离职,都会给虚弱的朝廷以致命的一击。如此看来,他提出病休不过是一场把戏,实则企图逼迫皇室同意奏折中所提到的建议。

除此以外,袁世凯还收买宫廷内太监小德张等经常在宫中危言耸听,恫吓隆裕太后。同时袁又密使手下北洋军将领40余名联名通电,催促清帝退位,声称此时退位尚有优待条件可言,逾期则后果自负。在袁世凯的内外交攻下,清皇室终于别无选择。1912年二月十二日,隆裕太后以宣统名义颁布清帝退位的御诏。中国历时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终于走到了它的尽头。

既然清帝已经退位,孙中山自然也履行其诺言。这样,袁世凯以其狡诈的政治手腕正式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辛亥革命的累累硕果,尽入袁氏骰中!

 一代枭雄 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疯狂一生

05、死有余辜

1915年,北洋军中盛传着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袁世凯有午睡的习惯。一天他的书童到袁卧室为袁送茶,这时他突然看见袁的床上躺着一只癞蛤蟆。他一惊,手中的玉龙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书童大惊失色,匆匆跑出去向一位算命先生讨教。算命先生给书童耳语几句,书童心领神会。袁世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玉龙杯摔碎在地,于是斥问书童。书童答道:“刚才小人给老爷送茶,发现老爷床上横卧着一条五爪金龙,所以小人一时吃惊,不小心将杯子摔碎在地。”袁世凯听后心中窃喜,但表面上仍极为恼怒地斥责书童:“对外不可胡说!”

这个故事在军界中流传至少可以说明,到1915年袁世凯称帝的野心已经露出某些端倪。而事实上袁世凯称帝的险恶野心绝非自1915年始,至晚在辛亥革命前后他就有成就帝王的打算。袁世凯半生匍匐于皇权之下,对帝王的淫威自然格外钦羡。更为关键的是,他想到自己一旦称帝,则自己子孙后代可以世袭君主,代代相传,绵延不绝……为此他不惜为称帝目标奋勇一搏,甚至铤而走险。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利用欧洲列强无暇东顾的机会,悍然派兵侵占中国青岛,并进而占领了胶济铁路。中国人民陷入巨大的民族危机之中,对于日本的入侵,袁世凯清楚如想复辟帝制则日本的支持必不可少。因此表面上他对日一再提出抗议,以敷衍广大人民强烈的反侵略要求,而私下则暗送秋波,极力讨好日寇。狡猾的日本首相大隈窥破了袁世凯的称帝野心,决心乘机要挟。 按照大隈的指示,日本对袁提出了二十一条的要求,具体内容可以归纳为五项: 一、承认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特权;二、承认日本对南满和蒙古东部的优 越地位;三、汉冶萍公司改为中日合办;四、所有中国沿海港口不得租与他国使用;五、中国政府聘请日本人为政治、军事和财政顾问。非常明显,这是变中国为日本殖民地的条件,是灭亡中国的条件!

虽然日本人的胃口远远超出了袁世凯的预料,但为了换取日本对自己称帝的支持,袁世凯是不惜孤注一掷的,在民族利益与个人私欲之间,他选择了后者1915年4月26日,受袁世凯指示,陆征祥、曹汝霖在回复日本时宣布:二十一条,除第五条容日后协商外,其余即行应诺。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惟,悍然卖国了!为了替自己的卖国行为作掩饰,袁世凯命令御用报纸颠倒是非,把对外屈服投降说成是“双方交让,东亚幸福”,并开会庆祝“外交胜利”。然而消息一传开,群情激愤,抵制二十一条的爱国运动蓬勃发展。袁世凯见欺骗不生效,于是转而采用高压手段,疯狂屠戮爱国群众。对国内人民张牙舞爪,对帝国主义摇尾乞怜正是袁的一惯伎俩。

袁世凯接受了二十一条,自以为对日本送了厚礼,必然获得支持,于是加快了称帝的步伐。他所采取的手段大体上与四年前攘夺民国总统时同出一辙,即暗中指示手下爪牙以“国家危急,必须建立强国政权”为借口,上蹄下跳,四处煽动。而自己则在公开场合装出超然物外的样子,并用“毫无称帝之意”这句空话作为搪塞一切“劝告”的手段。

果然到六月份,爪牙们的活动见效了。中外到处传播着即将改行帝制的消息为袁的粉墨登场制造各种迷信征兆。诸如“上天垂象,帝星朗照”、“真龙显形”等等,哄传一时。虽然袁世凯仍然矢口否认有称帝之意,他甚至口头上假装抱怨“我连总统都不想做,哪有心思想着当皇帝?”但是背地里复辟帝制的活动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和当年组织“国事共济会”一样,这次杨度等又成立了一个“筹安会”,充当了袁世凯复辟的急先锋。“筹安会”公然四处活动,拼凑起所谓的各省请愿团向参政院投递请愿书,要求改变国体。与此同时,似乎与杨度等争功,梁士治、朱启钤、周自济等一批京官“唯恐失此攀附之良机,背拂新皇之圣意”,也见风使舵,极力拥护帝制。然而此时老练的袁世凯却并不急于登上帝位,他幻想制造出一种所谓的“民意”,这样更能给他复辟披上堂而皇之的外衣。为此梁士治、杨度等再度以“全国请愿联合会”的名义向参政院呈上第二次请愿书,要求召开国民会议,并“另设机关,征求民意”“以定国体而国邦基”。

12月1日在袁世凯及其爪牙的导演下,恢复帝制的丑剧上演了。袁世凯强奸民意在全国范围内举行了“国体投票”——所谓的民意选举。那天,从将军署大门到投票厅的路上布满了武装士兵,代表们从枪林中走过,自然多了一种恐惧感。接着,将军、巡抚出台发表演讲,痛坻共和,称颂君主立宪,要代表们慎重从事代表们投票是在监视人员虎视眈眈之下进行的。而且代表投票所用的笔杆和墨盒上都刻有“赞成帝制”的字样。监视人员往往手指墨盒上的字样连连催促代表们“快写”,而场外士兵也将枪栓拉得哗哗作响。在这种内外胁迫下,哪个代表还敢投反对票?

 一代枭雄 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疯狂一生

最后参政院统计结果:1993人参加投票,1993人赞帝制,无一人反对。紧接着大会又发给每位代表一本推戴书,推戴书上千篇一律地刻有如下45个字:“谨以国民公意,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总之,一切表明从请愿、国体投票到推戴,皇帝无不是袁世凯及其党羽直接操纵的结果。梁启超在他的《袁政府伪造民意密电书后》,一文中指出七:“则此一出愧偏戏,全由袁氏一人独演。”这是对袁氏阴谋一针见血的揭露。

袁世凯自导自演登上了“中华帝国“皇帝的宝座。然而在民主思潮不断高涨的年代,这种强奸民意的称帝丑行必不可免地要遭到历史的惩罚,不久他便自食其果。

1915年12月8日,以蔡愕、李烈钧等为首的革命力量在云南发动了护国运动,革命人士纷纷汇集南方,对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发起了猛烈声讨。刚从日本回国的孙中山不失时机地发表了《讨袁宣言》,号召全国各界人士齐心协力,将反袁斗争进行到底,全国上下处于一片讨袁声浪中。帝国列强见袁世凯大势已去,也纷纷放弃了对他的支持,这对本就胆颤心惊的袁世凯来说,无疑更是致命的一击。

他因长期忧愤成疾,加之尿毒症并发,不得而治,1916年6月16日,这位惶恐憔悴的窃国大盗怀抱着对革命人民的恐惧和对列强遗弃的怨恨,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一命呜呼,是年57岁。他在全国人民的唾骂声中结束了祸国殃民的一生。他死后,尸体葬在洹上村东北;洹上村车站曾立有他的一块神道碑,碑文被人们铲去,刻上了窃国大盗四个字,正是“丰碑去书标语,大盗身为窃国侯”。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