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为什么说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始于郑芝龙?

公元1699年,康熙皇帝亲笔题写“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的挽联来纪念自己生平在海上最强悍的对手郑成功。尽管分属不同阵营,但郑氏在东南海域展现出的强势还是赢得了满族皇帝的由衷钦佩,时至今日我们在缅怀郑成功矢志抗清、至死不渝的同时却不经意间忽略了他的父亲,也就是郑氏海军真正的奠基人——郑芝龙。事实上,纵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能够完全以海权替代陆权并与现代西方观念不谋而合的舰队正是出自郑芝龙之手。

为什么说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始于郑芝龙?

长久以来,由于人品和气节上存在污点,郑芝龙在后世的评价中十分矛盾,尽管多数人认为此人在民族大义上输于其子郑成功,但却没有人怀疑郑芝龙在经略海洋上表现出的杰出天赋。少年时,郑芝龙跟随海盗李旦并积累起最初的资本和人脉,在后来的博弈中郑芝龙逐渐崛起为海商集团中最有实力的一个。大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建立在“亦商亦盗”基础上的郑氏“海上帝国”逐渐将控制范围覆盖到从东南沿海至东南亚以及日本之间的广阔海域上。之所以说郑芝龙手中的舰队是一支完全意义的西式海军绝不仅仅体现在舰船和武器的西化程度上,更重要的是这支舰队的设计理念不在于保护陆地,而是完全服务于海权和贸易。

为什么说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始于郑芝龙?

彼时郑氏集团已经控制了中国通往日本和东南亚的航线,由贸易和海盗行为带来的巨大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入郑芝龙的私人腰包,以至于“富可敌国”成为这一时期郑芝龙的主要标签。有了充裕的资金就可以装备一流的武器,在郑氏的舰队里除了明军制式的红夷大炮之外,来自西洋的弗朗机大炮和新式火枪也比比皆是。与只能架设6到8门土炮的中国传统帆船相比,郑芝龙的船只通常拥有30门以上的重炮,就连远道而来的欧洲殖民者也不无感慨地说:“此生从未见过如一官(郑芝龙别名)这样强势和富有的敌人”。

为什么说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始于郑芝龙?

由于占据着主场优势,不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还是荷兰人,只要想在东南的海上贸易中分一杯羹都必须向郑芝龙缴纳高昂的保护费。比如一艘外国商船途径一次厦门要交纳白银3000两,否则这艘船不是被劫掠就是被焚毁;再比如荷兰人在1633年试图挑战郑芝龙的权威,结果失败后不得不每年进贡12万法郎才能安全无忧。从这点来看,郑氏集团其实更像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海上力量,亦即皇家舰队与德雷克海盗相互勾结下的“混合”海军。

为什么说中国第一支西式海军,始于郑芝龙?

与郑芝龙截然相反的是中国历代王朝的“水师”,比如赤壁大战时期的荆州水军、朱元璋激战陈友谅时期的鄱阳湖舰队等等,无一不是服务于陆地争霸的配属角色。甚至就连洋务运动时期的北洋舰队也很难称得上是一支现代化海军,在李鸿章和大清朝廷的指引下,北洋水师的目标从来不是保护商路,而仅仅是确保陆地安全。可惜的是郑家舰队终究逃脱不过覆灭的命运,这支兴起于郑芝龙,葬送于郑成功的海军在完全消失之前最大的回光返照就是帮助中国人收复了台湾。郑成功死后,郑氏海商集团逐渐在满洲严酷的禁海政策下枯萎和毁灭,这支现代意义的海军也随之化为粉末。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