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宋哲元退走山西,杨虎城夺取潼关:冯玉祥最后的机会被粉碎

文|白孟宸

西北军在陇海路摆下的口袋阵已经被蒋介石所部打破,但蒋军也被西北军重创。张钫在陕甘豫有着复杂的人脉,在西北军系统门多故吏,同时也是蒋介石在保定速成学堂的同学。蒋介石得知张钫被扣,便在徐州接见了他,席间将在保定的数面之缘说成“伯英兄(张钫字)同窗友”,直截了当询问如何对付冯阎二部。张钫在指出归德、兰考的重要性后,又提出第一步收买依附西北军的杂牌军;第二步瓦解吉鸿昌、梁冠英所部;第三步重金收买河南土匪切断西北军西退道路的一揽子计策。其中依附西北军的杂牌以及吉鸿昌和梁冠英都是张钫的旧识,豫西土匪也跟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吉鸿昌与梁冠英被张钫选中,也有较深的历史原因。吉鸿昌原驻宁夏,蒋介石以“第九路军总指挥”引诱,引起西北军老将鹿钟麟、刘郁芬的猜忌。1929年4月吉在潼关自称“开发西北总指挥”,提出“开发西北反对内战”,孙良诚、刘郁芬和鹿钟麟都视吉为“祸水”,将其调往陕西大荔,最后由鹿钟麟在吉鸿昌到潼关开会之机将其收押。冯玉祥重掌西北军后吉鸿昌当面辩解,又被委任由第10军改编的第11师师长。中原大战期间吉鸿昌作战勇猛,但自知不容于鹿钟麟、孙良诚和刘郁芬等老派西北军将领,最终在败局已定情况下叛冯投蒋。

梁冠英同样认为西北军内部纷乱,1929年10月10日,孙良诚诈降导致宋哲元后撤,西北军因此遭受重创。冯玉祥在1930年3月潼关会议上批评二人,二人却互相推诿,梁冠英会后认为“孙宋不和,韩石转变,冯的这个团体,再遇战事,必将瓦解。可惜这部分官兵将来竟无立足之地”,早已与张钫谈过以后出路问题。

宋哲元退走山西,杨虎城夺取潼关:冯玉祥最后的机会被粉碎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