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有吃没打,有打没吃”:粮饷供给困难成西北军最大问题

文|白孟宸

这一次西北军损兵折将,冯玉祥原本应该看明白,以自身实力,即便加上反复无常的阎锡山,仍然无法对抗蒋介石。如果能够安心整理西北军,也许这支队伍不会那么快垮掉。但1928年爆发的豫陕甘大旱,已经基本宣告西北局面的崩溃。从1927年秋冬二季,甘肃首先遭灾,1928年甘肃全省降水不足往年的三成,春耕有四成土地无法下种。全省78县有65县受灾,灾民超过250万。同年陕西也遭遇旱灾,3月至8月全省无降水,“大树干死,禾苗角萎。赤地千里,一片荒凉”,全省92县中75县遭灾。豫北地区从1928年秋季到1929年8月,也是雨水全无,河南全境“大旱遍于百零八县”。

旱灾导致西北军控制区域出现严重饥荒,而且此前西北军在当地强种鸦片,进一步恶化了粮食供给情况。“伏羌、通渭、武山等县,竟有宰食亲生儿女者。”仅甘肃全省1929年便死亡200万人。1929年陕西饥民死亡250万,逃往外省者超过40万。西北军至此丧失了赖以生存的物资和人力基础。但蒋冯战争又迫使西北军在当地征收苛捐杂税,1929年汉中12县地丁银增加4倍,但有老百姓计算实际上附带各种捐赋,地丁已经比以往一年的10倍还多。1929年渭南县预征至1932年,凤翔县更预征到1938年。但即便如此陕西关中等地,每县每日要交出1500银圆以上的给养,这还不算军粮马草等。河南当时西北军兵站在新安,要求当地交小麦十余万斤,小米近50万斤,杂粮80余万,谷草更达到近190万斤,柴100余万斤,当地的大车与牲畜也被拉抢一空,商户被勒索1.5万银圆“军费”。

为了能够保证军粮,西北军提出“粮行商店,全行点封,一粟不许出售”。孙良诚所部在巩县将400多大车原定运往陕州的商粮扣押,灵宝士绅集资从东北购买的救命粮,在洛阳因为无车可运,被西北军作为军粮。1929年5月《申报》披露“运往开封、灵宝、陕州一部分之赈粮2280吨,面粉144880包,饼干250箱,均被冯军充做军饷”。如此疯狂地掠夺,导致西北民穷财尽,1930年4月,冯派总部财政处在豫西各县催款,仅得数百元。张钫在给冯玉祥电报中指出“秦豫荒旱为灾,民不聊生,军食何来?”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