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几字之差,造成巨大误解:清廷与英国的沟通困难重重

文|李崇寒

依天朝法制,官员不准与外番交接,乌尔恭额历任广州知府和广东按察使,知道各地官员未经许可不得收受外国文书,即“人臣无外交”,所以厦门、浙江才会一而再地原样掷还。只是形势有变,皇帝已经弄不清“逆夷滋事”的目的,干脆惩罚守规矩的官员,改变旧制,1840年8月9日谕令直隶总督琦善:“倘有投递禀帖情事,无论夷字汉字,即将原禀进呈”,稍后又谕令江、浙、鲁等地的督抚也有收转英人“字帖”的权力。

其时道光帝尚不知晓英军行踪,事后来看,这则接受“禀帖”的谕令,“却是清王朝决策的一大转机。”11日,在大沽口外的军舰上,一封追溯过往被拒史,“以致冤情无能得以疏闻”的“咨会”由懿律方送往琦善方,要求后者在6天内派人前往英舰,接受巴麦尊照会。19日,由琦善进呈的巴麦尊照会终于抵达道光帝的书桌,其中文版本的收信方被译为“大清国皇帝钦定宰相”(the Minister of the Emperor of China),巴麦尊不熟悉中国官制,设想中方代表当是位专门处理外交事务的特定大臣(Minister),与他地位相匹配。他不止一次叮嘱义律和懿律,一切文书往来以英文本为准,而且“必须确保中文译本尽可能准确,没有不必要地偏离英文的表达方式”,所以当照会送达时,翻译的重任落在驻华商务监督处中文秘书兼译员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的身上。

马儒翰是第一位来华新教传教士马礼逊的儿子,在澳门出生,从小就被父亲按照“中国学者”的标准培养,16岁开始翻译英商与广州官员的往来文件,经验丰富,是义律信任的首席翻译官。他的中文知识体系很大程度上来自马礼逊,后者自1815年开始编纂的《华英字典》(A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是世界上第一本汉英字典,马儒翰从事翻译的必备工具书。他对“大清国皇帝钦定宰相”的译法也是来自《字典》里“Tsae seang 宰相”对应的“ministers of state-commonly called in Europe Colao,阁老 from Kǒ-laou”。可是清朝既无宰相,也无负责近代模式外交事务的机构和职官,琦善没计较那么多,只是在呈奏道光时把照会描述为“该国相呈递内廷相臣字帖”,将收信人改为泛指在中央的官员大臣。反正照会最终要由皇帝批阅,琦善所能做的,只是等候“大皇帝恩旨”。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