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几字之差,造成巨大误解:清廷与英国的沟通困难重重(2)

几字之差,造成巨大误解:清廷与英国的沟通困难重重

仅8月19日一天,道光帝需要批阅的文件多达十几件,翻看这封4000字的照会,第一句话就让道光帝为它定下了“告御状”的调:

兹因官宪扰害本国住在中国之民人,及该官宪亵渎大英国家威仪,是以大英国主,调派水陆军师,前往中国海境,求讨皇帝昭雪伸冤。

一句“demand from the Emperor satisfaction and redress”(要求皇帝赔偿并匡正)被马儒翰译为“求讨皇帝昭雪伸冤”,几个字之差,宣战文书成了属下告状的诉讼。尽管除这句外,其他翻译“确极守信”,却让道光帝天真以为只要惩办林则徐,就可使不远千里来诉冤的外藩满意离开。在重大外交文件上出现这种翻译“错误”实在是让人费解。

不单巴麦尊照会,学者王宏志发现,经马儒翰翻译的其他中文照会中也常出现“讨求昭雪伸冤”“公私同遭之冤枉”“国体被辱,欲求昭雪”的说法,他在将琦善的回复“定能代伸冤抑”译成英文时,所用的正是原来巴麦尊或义律等所用的说法,“he will be able to right the injuries and oppressions that have been suffered”,足见马儒翰的翻译原则是一以贯之的:“injuries”“injustice”“oppressions”对应“冤”“冤屈”;“demand satisfaction”“require satisfaction”“seek redress”对应“伸冤”“伸冤昭雪”。倘若翻阅《字典》有关“冤”的条目,你会发现:“马礼逊所翻译的‘冤’是在个人层面上的,例如诉冤是To state one’s grievances,伸冤是to grant a person justice; to right a person。个人层面上的 grievances 或 injustice,用上‘冤’字在大多数情形下仍然是合适的。可是,如果放在国家层面,这‘冤’字的含义便很有问题了”(王宏志《英国外相巴麦尊的“昭雪伸冤”:鸦片战争初期一条影响道光皇帝对英策略的翻译》),这恰是马儒翰的“失误”之处。

针对马儒翰的中文翻译水平,不少清廷官员时常抱怨“其文理不通,多有不可解释之处”,后来的研究者也从他发出的中文照会里发现很多文句不通,含糊不清的情况,但在当时,马儒翰已经算是矮子里拔将军,不能苛求太多。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