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中国“翻译官”的汉奸困境:清廷没有英语好的人才吗?

难道就没人看出马儒翰埋下的雷?鲍鹏在这次谈判中充当了什么角色?先来看看鲍鹏其人和英语能力如何?

1841年3月,鲍鹏和主子琦善被逮捕问罪,在对他“屡加刑责”后,鲍鹏坦白了自己的经历:原籍广东香山县,自幼学习外语,道光九年(1829)为一间美国商馆充当买办,后未经政府允许,在英商颠地馆内任买办,曾代其他通事代买鸦片烟土,因为担心被告发,逃到山东。风波过后本打算返回广州,刚巧碰上洋船经过山东,奉托浑布命去探询情况,被路过的琦善看中。

琦善没细究其底细就带人走了,一是确实需要传话的通事;二来,他没打算把机密文件交由鲍鹏处理,鲍鹏只负责一般递文传话;三是,他对鲍鹏的英语能力和为人有所保留,他向托浑布借用鲍鹏时,托浑布即强调“鲍鹏本系市井贸易之人,其在东省暂作通事,究未深悉其人,函嘱琦善留心驱使”。时人对买办大多印象不好,直称其为与洋人打交道的“奸徒”,有时还冠上“汉奸”之名。就连与鲍鹏打交道的英国人也称其为小丑,“是个十分令人难以忍受的骗子”。而当鲍鹏操着买办间流行的“广州英语(CantoneseEnglish)”时,一般英国人是不好理解的,因为那完全是按中国语法逻辑拼凑的,只是中文变成了英文单词。据传,鲍鹏曾在颠地面前吹嘘,“我手里抓着和平,抓着战争。我要是张开手,就会和平,我要是合上手,就会打仗(myhavecatcheepeace,myhavecatcheewarmyhand,supposeIopeehe,makeepeace,supposeishuteehe,mustmakeefight.)”,就凭他从生意场上学来的英文,恐怕在谈判中只能充当个小角色。后来琦善被查,鲍鹏被指控泄露军事机密、充当英国人间谍,罪名没被坐实,刑部审讯的最后结论是,鲍鹏罪在未经官方许可私自做买办,“图赚银钱,并代人买过烟土烟膏”,惩罚是“发往新疆,给官兵为奴,遇赦不赦”。这已算是很重的处罚了,要知道,“交结外国,互相买卖,诓骗财物者”,依例只是发边远充军。即便如此,在下旨将鲍鹏发放充军伊犁几个月后,道光帝还不忘在一份上谕中提及粤东鲍鹏的“汉奸”身份。

鲍鹏终究不是朝廷培养出来的翻译官,不受官方认可,甚至招来各种猜疑,这种情况下,哪个清廷官员敢重用那些能说不会写的“自学成材”者或是翻译水平不怎么样的通事们,反而更愿意相信马儒翰之流,以致《南京条约》的谈判和签订都是由英方译员主导,放今天简直难以想象。

中国“翻译官”的汉奸困境:清廷没有英语好的人才吗?

南京静海寺纪念馆,这座明朝皇帝为表彰郑和下西洋而建立的佛教寺庙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