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唐朝时的成都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世外桃源吗?

文|黄薇

当然,成都并非全无烦恼的桃花源。仕途蹭蹬的杜甫,除了依靠做官的朋友,没有更好的出路。所以成都高层人事变动频繁,对他不无影响。前面提到的裴冕,在上元元年(760)三月就调回京,由京兆尹李若幽为成都尹、剑南节度使。第二年三月又换为崔光远。杜甫不免有接济断档之时,《百忧集行》一诗写过:“入门依旧四壁空,老妻睹我颜色同。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门东。”说妻子还能理解自己,没摆出难看的脸色,但小孩子不懂事,哭喊叫饿向父亲要饭吃,真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从成都的大环境来说,因地近边陲,外不时受吐蕃侵扰,内又逢乱世,武人都作了高官,气焰跋扈,各处小军阀割据,互相斫杀,叛乱此起彼伏。杜甫也免不了和这些人打交道。761年四月,他就见证了一次骚乱:梓州刺史段子璋赶走绵州的东川节度使李奂,自称梁王,以绵州为黄龙府。成都尹崔光远在五月率西川牙将花惊定攻克绵州,斩段子璋。花惊定自恃有功,纵容部下在东川任意抢掠,乱杀了数千人;兵士遇到带着金银镯钏的妇女,竟直接将她们的手腕砍断夺取。对这样残暴的人,杜甫也给他写过两首诗《戏作花卿歌》与《赠花卿》,后者的末两联耳熟能详:“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描写的是花惊定每逢宴会,必令人奏丝管弦乐。这首绝句的解法历来多有争议,有人说是赞颂了花惊定,有人说是应酬之作却能语含微讽,讽刺花僭用天子礼乐,恃功骄恣。总之,可以想见杜甫与其周旋的苦衷。

唐朝时的成都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世外桃源吗?

大概只有高适与严武这两位老友,才是杜甫接受资助时,不致感到是辛酸的恩惠吧。高适在760年上半年任彭州(今四川彭县)刺史,严武则在759年为巴州(今四川巴中)刺史,但很快就被调回京任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760年,杜甫坦白地向高适求援过,“百年已过半,秋至转饥寒。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一绝》)。不久高适改任蜀州(今四川崇庆)刺史,杜甫也去拜访过他,顺便游览了蜀州附近的新津、青城一带的山水,写下“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后游》)的名句。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