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19世纪初的最强炮兵:这位法国将军,在战斗民族眼前玩大炮冲锋

19世纪初的最强炮兵:这位法国将军,在战斗民族眼前玩大炮冲锋

编者按:众所周知,法国皇帝拿破仑横扫欧陆时,领先世界的法国炮兵是重要助力,而作为炮兵出身的拿破仑更是在炮兵运用上有自己独到的地方。本文就以弗里德兰会战中,法军“大炮冲锋”的壮举,再现法国炮兵的辉煌。

鏖战弗里德兰

1807年6月,法军与俄普联军在东普鲁士的对峙已经进入最终阶段,尽管拿破仑占尽上风,但俄军依然在海尔斯贝格(Heilsberg)等会战中与法军打成平手,双方仍旧维持着脆弱的僵局。6月10日夜间,由于诸多迹象表明法军可能会利用兵力、机动性等优势直插俄普联军后方的柯尼希斯贝格(一译柯尼斯堡)。俄军指挥官本尼希森不得已之下命令部队撤出海尔斯贝格的野战工事,行经阿勒河畔的弗里德兰前方,同样朝着东普鲁士的心脏行进。

19世纪初的最强炮兵:这位法国将军,在战斗民族眼前玩大炮冲锋

▲法军与俄普联军奔向东普鲁士心脏

6月14日,俄军大部队已经抵达阿勒河右岸,留在左岸的后卫部队则发觉自己身处十分糟糕的阵地上:一条既宽又深的河谷将俄军正面的弧形阵地切割成两段,阵地两端则一直延伸到阿勒河畔。这让俄军很难将部队从其中某一地段转移到另一段去,所以俄军两翼很难互相协助。俄军左翼有一片面积很大的索特拉克树林,能够掩蔽法军机动,使得法军可以迅速集结并迫近俄军左翼。阵地后方是弗里德兰镇和阿勒河,而且阿勒河上只有几座桥梁。意识到战机来临,拿破仑当即决心打响大会战,他甚至有心情和一位元帅副官开起了玩笑:“你记性如何?”“挺好的,陛下。”“噢,那今天6月14日是个什么纪念日?”“马伦戈。”“对,就是马伦戈。就跟当年打败奥地利人一样,今天我会干掉俄国人。”14日上午,兵力上处于劣势的拉纳军(第五军)抵达弗里德兰,可是,它依旧在前哨战中缠住了俄军后卫,以娴熟的机动阻止俄军大部队继续向柯尼希斯贝格行进,为法军其余部队抵达战场争取了时间。不得已卷入会战的本尼希森也只得调兵遣将,将包括近卫军在内的若干部队投入左岸,并在阿勒河右岸设立多个炮群,希望在火力上压制法军。

19世纪初的最强炮兵:这位法国将军,在战斗民族眼前玩大炮冲锋

▲弗里德兰镇及其周边树林现貌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