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清朝京官有多寒碜?正二品官员请客人吃饭,桌上只有炒鸡蛋

古代有一句俗话说:“升官发财。”对于清朝的京官们来说,这句话有些沉重。大部分的京官极不容易升官,也不容易发财。

不容易升官,是对于那些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势力的“三无”官员而言。有的官员在京城里混了一辈子,也只是六品、七品的部院主事、内阁中书之类。就连才华横溢的晚清名臣张之洞,以殿试探花的身份进入官场,混了16年才累迁至从五品翰林院侍读。

清朝京官有多寒碜?正二品官员请客人吃饭,桌上只有炒鸡蛋

不容易发财,就更是一种普遍现象了。清朝入关以后,学习明朝的做法,实行低俸制,官员们的俸禄标准普遍偏低。按照《大清会典》规定:“一品岁支银一百八十两,二品一百五十两,三品一百三十两,四品一百五两,五品八十两,六品六十两,七品四十五两,八品四十两,正九品三十三两有奇,从九品、未入流三十一两有奇。”这是年俸。此外还会根据官员品级的高低,分别发放一定数额的禄米。年俸加禄米,就是人们常说的“俸禄”。

清朝官级最高为正一品。在文官中,只有殿阁大学士的级别才能达到正一品。殿阁大学士的年俸只有180两银子。这点钱,还不够他们给门房、仆役的赏钱。想靠这点年俸养家糊口?想都别想。

清朝京官有多寒碜?正二品官员请客人吃饭,桌上只有炒鸡蛋

幸好,朝廷考虑到京官们的实际情况,往往会给他们在年俸之外,再发放一笔同等数目的“恩俸”,相当于发了双份工资。此外,京官们俸禄虽然不高,手里却有实权。那些地方官员为了笼络京官,经常给京官赠送“冰敬”“炭敬”“别敬”之类的零用钱。京官们有了这些收入,总算勉强可以度日。

总体来说,大部分京官的日子都比较寒碜。这里讲一个故事。

在晚清时期,有一个京官叫何刚德。何刚德是福建闽县(今福建省福州市区)人,1877年考中进士,步入官场,从正六品的户部主事累迁至正五品的户部郎中。户部是六部中最有钱的部门,油水丰厚,可何刚德不敢随便伸手中饱私囊,生活过得非常清苦。

清朝京官有多寒碜?正二品官员请客人吃饭,桌上只有炒鸡蛋

一天,何刚德去户部侍郎孙诒经府上谈事情,谈着谈着天色就晚了。孙诒经告诉何刚德,说家里准备了好菜,留他吃饭。孙诒经是钱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是何刚德的乡试座师,两人都在户部上班,关系非常密切。户部侍郎的官级是正二品,是户部的二把手,放在今天就是副部级。孙诒经除了担任户部侍郎,还兼管三库(银库、缎匹库、颜料库的总称),可以说非常有实权了。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