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穿越到明朝别总想造板甲,一副盔甲买六杆鸟铳,打枪不比肉搏香?

穿越到明朝别总想造板甲,一副盔甲买六杆鸟铳,打枪不比肉搏香?

铠甲是冷兵器时代最重要的军事装备,但在17世纪却并不受明军的欢迎,王恭厂、盔甲厂等军工生产部门对它的生产并不上心,在万历末年两厂的任务是“盔甲修理三万顶付把,预造二千五百”。各路军政长官对盔甲的生产需要也不旺盛,云南上贡几十套铠甲甚至值得专门写进了史书里。而各路穿越者就“聪明”多了,他们纷纷制造板甲,仿佛有了板甲就真能大杀四方。

穿越到明朝别总想造板甲,一副盔甲买六杆鸟铳,打枪不比肉搏香?

古人并不傻,明朝上下都不待见板甲等铠甲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性价比不高。按照徐光启的说法,制造一套全身铠甲需要白银12两。盔甲厂、王恭厂的档案也支持这个说法,它们制造2500顶铠甲、维修3万顶头盔的总价格是36290两(铠甲维修消耗并不算多,修补2000顶一等头盔的成本是工本134两、工食费82两),平均价格和徐光启的说法相当,平均一套铠甲等于明军一个战兵半年的工资。

穿越到明朝别总想造板甲,一副盔甲买六杆鸟铳,打枪不比肉搏香?

这和佛朗机等火炮比起来非常坑,嘉靖、万历年间的火炮头牌铜发熕造价是37两(这是当时浙江明军的造价),在倭寇徐海被明军包围的最后战斗中,它发射的银两子弹远远超过了它的造价;而大佛朗机的王恭厂出厂价只有10.32两,地方上的买进价格也只有14到15两;小佛朗机单价是6到8两,要是实在没钱,买一个铁佛朗机只需要近三两银子;百子铳的售价最高不过1.77两。士兵个人使用的鸟铳王恭厂生产价格是2.02两或2.31两。(之所以中央和地方的售价有显著差距,是因为王恭厂等中央机构可以得到强制性的平价原料供应,匠人更是常年不涨工资,价钱上是国营中央大厂的便宜,但是质量上却是一言难尽),地方上一杆鸟铳售价也不过是3.83两,差不多就是明军战兵一个月出头的工资。北方军人使用的快枪就更便宜了,只有0.77两的成本。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