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2)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

▲波斯“万王之王”法特赫·阿里与王储阿巴斯阅兵

阿巴斯此时倒是别出心裁,他干脆让马金采夫另立一营,将俄国逃兵和波斯境内的各式基督徒等大杂烩囊括在内,而后让他取了波斯名参孙汗(俄文名萨姆松即源自大力士参孙的传说,我们随后就以这个名字称呼他),就任该营“萨尔杭”。参孙汗着力寻觅俄国军官中的外高加索异类——亦即格鲁吉亚人和亚美尼亚人,费尽心思招募,依靠他们的帮助把这个营打造成阿巴斯麾下的头号劲旅,甚至获得了“巴哈杜兰”(bahaduran,意为英雄、伟大战士)荣誉称号,赢得了禁卫军的地位,一些同时代的欧洲观察者则把他们径直称作波斯新军里的掷弹兵!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

▲1810年左右的波斯新军军官和非正规骑兵

不过,尊贵地位并不意味着百战百胜,“巴哈杜兰”成军仅仅一年,就在阿拉斯河(今阿塞拜疆第一大河)遭遇俄军重创,70名参战“勇士”多数被杀,3名被俄军确认身份的俘虏则被俄方以“背叛信仰和祖国”为由绞死。1812年10月,阿巴斯意图率领2万大军夺回巴库和希尔万(大约相当于今天的阿塞拜疆),甚至把“巴哈杜兰”营和若干英国顾问都带上战场,却居然在阿斯兰都士被俄军少将科特利亚列夫斯基的2千步骑夜袭成功,被迫于次年初签订丧权辱国的和约。兵败如山倒,“巴哈杜兰”自然也不例外,参孙汗买来、骗来的老乡们有不少当场阵亡,28人侥幸被俘后露出马脚被当作逃兵吊死,另有些人干脆趁战后议和争取赦免返回俄军,只有少数成为他日后继续立足波斯军队的本钱。

即便如此,以俄军逃兵为核心的“巴哈杜兰”营仍然在波斯军队里鹤立鸡群,而且,参孙汗用土地、女人和美酒吸引过来的新兵源源不断。当时的一份俄国报告指出:“参孙现在拥有阿巴斯·米尔扎的绝对信任,他用尽手段极力扩大俄国逃兵数目,派人诱骗我军士兵,趁他们远离队伍时用葡萄酒(笔者注:波斯的葡萄酒虽然有悖教义,却始终长盛不衰)勾引,然后加以绑架。我们的士兵知道阿巴斯·米尔扎对参孙有多么信任,知道此人已获得将军肩章,知道逃到他那边有多少好处,有时竟会欣然前往……”俄国外交官格里博耶多夫不愧是《聪明误》的作者,说的话一针见血,“那时的士兵怎能挡住波斯人的诱惑?这边是多年的乏味重活,那边是可爱的自由和足够多的妻子!”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1817年,威震高加索、连车臣人都闻风丧胆的叶尔莫洛夫出使波斯,他的随从穆拉维约夫(此人后来因攻克土耳其重镇卡尔斯而被称作穆拉维约夫-卡尔斯基,与割占我国外东北的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同名同姓,但并非一人)上尉发现,“这个营由大个子组成,军官是(原先的)俄国军人,所有人都穿着波斯外套,留着长头发,戴着羊毛质地的毛皮高帽……这些人都英俊、整洁、成熟……这些家伙已经和我们打过仗……现在我们希望把他们都遣返了。”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

▲叶尔莫洛夫使团观察到的波斯新军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