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4)

赫拉特惨败过后,“巴哈杜兰”原本已是军心不振,沙皇尼古拉一世对他们发布特赦的消息更是惹得这些人心思活络。毕竟,这些俄罗斯人和波兰人虽然有不少已在波斯成家立业,但依然无法融入当地主流社会,即便能得到君主的信任,社会舆论仍然往往将其视为潜在威胁,甚至将阿斯兰都士等会战的失败原因归于“巴哈杜兰”里有人私通俄军。以家庭生活而论,包括参孙汗本人在内,他们的婚配对象往往还是波斯治下的亚美尼亚人、格鲁吉亚人乃至景教徒。此外,与东欧迥异的波斯气候也让很多人水土不服。当尼古拉的使者带来好消息后,就连深知自己作为“罪魁祸首”难以从头再来的参孙汗本人也只得放手让部下选择出路。结果,只有一个连的波兰人抗拒遣返,包括参孙汗的女婿兼军事继承人在内绝大部分“巴哈杜兰”终究是决心返回俄国。其后,随着俄国使者动用种种手段平息波兰兵变,“巴哈杜兰”营也就走到了穷途末路。1839年2月23日,597名原“巴哈杜兰”、206名妇人和281名儿童离开波斯进入俄国。幸运的是,沙皇尼古拉基本信守了承诺:已婚的“巴哈杜兰”编入高加索哥萨克军,定居在哥萨克村落里,未婚的编入芬兰营和阿尔汉格尔卫戍营(而且在波斯军队中的服役年份也一并计入总服役年份),30名老弱残兵和不可靠的波兰军官则直接送回老家。

俄罗斯勇士“巴哈杜兰”传奇:19世纪逃兵,成波斯万王之王宠将

▲“巴哈杜兰”营离开大不里士

十年后,去国离乡的参孙汗葬于大不里士东正教堂,他生前已是负债累累,死后更无力保全家族的不动产,“巴哈杜兰”可悲可叹的历史由此划上了终止符。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