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猛将贺晋年,活捉巨匪谢文东,带出英雄董存瑞,授衔主席为他说话

晚年的贺晋年将军,内心是有些憋屈的。1955年授衔时,和他差不多的,或是资历、职务都比他低的,有的是上将,最低的也是中将,但他却是唯一的一名副兵团级少将。

这都是“高岗事件”闹的,有人说他跟高岗关系密切,是一伙的。老将军一直想不通,20世纪80年代曾向有关部门讨说法,结果让他哭笑不得:祸害他30多年的这个天大的问题,档案里竟无一字记载。

猛将贺晋年,活捉巨匪谢文东,带出英雄董存瑞,授衔主席为他说话

面对不公平,老将军虽然想不通,但胸怀始终是高洁的,70岁时他开始画竹,画了整整二十多年,直到93岁高龄去世,人称“将军竹”。

“他笔下的风竹战狂飙,光竹迎朝阳,雨竹披滴露,雪竹洁白清气万丈,人们说他的竹别具一格,凝结着他一生战斗的经历。粗壮的青竹顶天立地,刚劲挺拔,具有宁折不弯的豪气,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画如其人,他画的竹确有高风亮节的将军气质。”

猛将贺晋年,活捉巨匪谢文东,带出英雄董存瑞,授衔主席为他说话

贺晋年,1910年出生在陕西安定县(今子长县)玉家湾镇贺家村,是地地道道的陕北人。

贺晋年的祖父是黄土高原上倔强的羊倌,一生家穷,娶不起媳妇,却立志要将养子(贺晋年的父亲)贺名扬培养成个人物。为了这个志向,老人家一生不知道背了多少柴火,吃了多少苦。

贺名扬没有辜负养父,争气得很,他先是在延安府考中了秀才,后来又当上了民国的区长,在那一方天地里,这就是算是光宗耀祖,扬眉吐气了。

贺晋年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算不上穷苦孩子,也不愁读书。在父亲的安排下,他先是在离家几公里的王家沟读初小,后又到县城瓦窑堡读高小,1927年考上了绥德第四师范学校。

那年月,许多家境尚可的读书青年都像贺晋年这样,未来能当上一名教师,那是很体面、很不错的选择。然而,从乱世黑暗中射出来的那一道光明,又让太多的读书青年,最终放下了书本,拿起了枪,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谢子长就是射向贺晋年的那道光明。

在贺家湾时,贺晋年就听说过安定县城有个团总谢子长,人称“谢青天”。到瓦窑堡读高小后,贺晋年亲眼目睹了谢子长打税官,斗土豪劣绅的情景,后来听说这个人是共产党,一颗红色的种子就埋进了贺晋年的心中,在贺晋年看来,跟着共产党走,肯定错不了。

同为陕北红军的创始人,谢子长的名气没有刘志丹大,这是今人的印象,在那个年代,陕西、甘肃、宁夏,许多地方都留下了他抗争、求索、战斗的脚印,并且深深地影响了许多人。

1930年初,谢子长利用西北军阀间的矛盾,在宁夏苏雨生的师里搞到一个番号,陕北特委为了在这支军阀队伍中建立党的武装,决定选派一些进步学生到这支部队中去。

那时候,贺晋年受谢子长影响,在绥德第四师范学校读了不少进步书籍,得知这个消息,他毅然决然地报了名,从此走上了苦难而光荣的革命道路。

猛将贺晋年,活捉巨匪谢文东,带出英雄董存瑞,授衔主席为他说话

贺晋年没有出过远门。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