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特工之王成名战:打入敌营,戏耍徐恩曾,传递绝密情报挽救周恩来

1928年春天,根据党组织的指示,长期在安徽进行地下工作的李克农,为摆脱敌人追捕,从安徽秘密转移到了上海。

与上海党组织取得联系后,李克农被编入中共上海北四川路春野书店支部。在这个地下支部里,李克农先做文化工作,之后做小市民工作,后来又去电车工会做了一段时间的秘密发动群众工作。

对上海的斗争环境渐渐熟悉后,同年秋天,李克农找到潘汉年,提议可以办一两份报纸,进行更有力的革命文化活动。潘汉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很快,由他们主办的小型报纸《铁甲车》和《老百姓报》出现在了上海滩的弄堂里。

革命的声音,每发出一次,每发出一天,能唤醒一个人,能唤醒一户人家,都是具有斗争意义的。

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办革命的报纸,这是有危险的。李克农时刻保持着革命的警惕性,三个月后,敌人果然发现查封了他们的报纸,还好,同志们有隐蔽措施,没有暴露。

冬天到来后,李克农被调到沪中区委担任宣传委员,继续进行革命文化工作。

这一段时间,由于没有找到合适安全的掩护职业,李克农的处境十分艰难,每天过的是“悬脑袋,饿肚皮”的生活,没有食物的时候,常常要空肚子喝“革命三鲜汤”——酱油、葱花加白开水。

虽然处在饥寒交迫之中,但李克农的革命斗志始终是高昂的,在藏身处,他持之以恒地写文章,印小报,编剧本,尽可能地将革命的声音发出去,去影响更多的人。

同志们提醒他一定要注意安全。李克农说,我知道,在复杂而紧张的斗争中,要胆大心细,要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性,我没有问题,不会犯错。

艰难的蛰伏,也是乐观的等待,等待那更有意义的战斗。

革命不负有心人。

不久,李克农在上海滩的一个文化交流活动上遇到了在一家影片公司当演员的胡底。李克农不仅认识胡底,而且知道他的底细,两人是安徽同乡,曾在芜湖相识,并且一起参加过进步活动。

胡底知道李克农是自己的同志,对他有天然的信任感,各叙别情后,他毫无保留地讲了自己和好友钱壮飞从北平来到上海的情况。

1927年革命形势逆转后,他和胡底暴露了身份,遭到明令通缉。接到党组织的报警后,两人一同逃离北平,经天津先后抵达上海。

来到上海后,胡底应聘成为“上海影片公司”的一名演员,但不久之后身份被国民党军警识别,幸运的是,当军警前来围捕时,胡底提前一步,越墙逃脱了。之后,他潜入松江和沿海一带的村庄,混迹在当地的盐商中间。1929年夏天,胡底再次被敌人盯上,为了躲避追捕,他去了杭州,风声过去后,同年冬天他又潜回上海,在另一家影片公司当起了演员。

在这段时间里,钱壮飞没有暴露,但因为没有固定职业,生活很困难。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他东奔西跑做过许多杂事,并且时常留意报纸上有关招工聘人的广告。

1928年上半年的一天,钱壮飞偶然间在报纸上发现了一个无线电训练班招生的广告,觉得学成这一技之长,不仅利于将来的革命工作,而且可以解决眼下的生计问题,于是积极准备,参加了招生考试。

由于底子扎实,文化修养高,又写得一手好字,钱壮飞在招生考试中得了第一名,当即被录用。

进入培训班之后,钱壮飞意外地发现,这个培训班居然是国民党“CC”系重要头目徐恩曾主办的,自己不经意间已经打入了国民党的重要机构。

徐恩曾也是浙江湖州人,自打钱壮飞进入培训班,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做事很漂亮的小同乡。

就在徐恩曾有意重用钱壮飞的时候,他与胡底终于同上海的党组织取得了联系,两人被编入中共法南区委所领导的法租界街道支部,支部书记是张沈川。

凭借多年地下工作养成的敏锐观察力,李克农认为胡底所讲的情况应该是真实可信的。这时候,胡底又告诉李克农,眼下钱壮飞已成为徐恩曾的私人秘书,但因为缺乏地下工作经验,心中无底,现在急需党的高层领导给出具体指示。

李克农觉得胡底讲的情况十分重要,他提出来希望能和钱壮飞尽快地见一面。

胡底很高兴。

1929年11月中旬的一个晚上,通过胡底的安排,李克农如约来到胡底工作的影片公司,与钱壮飞见面。

在摄影棚的一个角落里,胡底低声告诉钱壮飞:“这就是李泽田同志。”

没等钱壮飞开口,李克农主动上前,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亲切地说:“我是李泽田,很高兴见到你。”

李克农的举动让钱壮飞感受到了信任与温暖,他紧紧地握着李克农的手,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又简要地讲了讲。

对于钱壮飞提到的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李克农格外关注,仔细听完,深思片刻,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壮飞同志,现在有没有办法再锲个钉子进去?你一个人在里面不好周旋。”

听到这个情况,李克农很自信地说:“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应该利用。”

事不宜迟。

见面结束后,李克农立即将掌握的情况通过江苏省委报告了党中央,并且提出了自己报考无线电管理局,在国民党特务机构建立共产党特别小组的建议。

周恩来对李克农的报告非常重视,认为钱壮飞已经在徐恩曾身边取得了一定的地位,利用这个机会,再派有经验的同志打进去,不仅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获得周恩来的批准后,1929年12月中央特科决定,派李克农、钱壮飞、胡底打入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建立情报小组,由李克农任组长。

胡底在钱壮飞的介绍下也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潜入计划达成后,组长李克农提出,重大问题,由小组讨论决定,分头执行。为了获取有价值的情报,三人小组的首要任务应该放在“帮助”徐恩曾尽快地另立门户、发展机构上,只有这样,敌人才能发挥出大作用,三人小组才能占据重要位置。

1930年初,在钱壮飞的积极帮助、筹备下,由徐恩曾掌控的秘密特务首脑机关在南京中山东路5号建立了,为了掩人耳目,门口挂的是“正元实业社”的招牌。

几个月后,在三人情报小组的积极推动下,徐恩曾又在南京、上海和天津分别成立了以通讯社和广播新闻形式出现的公开情报机关,指挥机关“长江通讯社”设在南京中央饭店四楼,就在“正元实业社”隔壁,负责人为钱壮飞;“长城通讯社”设在天津,社长为胡底;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广播新闻为掩护的情报机关,由李克农主持。

踩在敌人的肩膀上,龙潭三杰就这样诞生了。

在起初的一段时间里,徐恩曾也曾暗中考察过李克农,但老狐狸不仅没能找到任何破绽,相反却产生了信任感。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