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今天只谈军队战事,其他事情一概不问”:君臣一致挫败也先讹诈阴谋

文|黄金生

土木堡之战以后,也先认为明军皆不足惧,不顾攻打紫荆关后士卒疲惫,需要休整,竟然两日急行二百公里,让瓦剌铁骑人困马乏,军队士气受到很大影响。进抵北京当晚,彰义门(广安门)外明军将领高礼、毛福寿便袭击瓦剌军队,斩杀数百人,并夺回一千多被瓦剌俘去的明军。也先见明军阵容整齐,准备充分,不敢贸然进攻。这时,太监喜宁又有了坏主意,他唆使也先以英宗为诱饵,借议和诱于谦等人前往迎驾,乘机擒获,明军将无首而溃。但是于谦等人并不上当,只派遣官职低微的通政使参议王复和中书舍人赵荣朝见明英宗。两人在德胜门八里外的土城进入也先的军营,见到了太上皇,顿首拜泣。把敕书和羊酒等礼物交给也先,也先十分不悦,认为礼物太过轻微,说王复你等乃是小官,可令礼部尚书胡濙、吏部尚书王直、兵部尚书于谦、大将石亨、右都御史杨善等前来见我,并多带金银布帛。二人回报,景帝和部分廷臣有些动摇,派人征求于谦意见,于谦回答:“社稷为重,君为轻。今天只谈军队战事,其他事情一概不问。”于谦坚定的态度使景帝放弃了幻想,君臣协调一致挫败了也先的讹诈阴谋。

“今天只谈军队战事,其他事情一概不问”:君臣一致挫败也先讹诈阴谋

于谦在坚拒议和同时,已做好备战准备。在接到郭登的战报后,京师即行戒严。初八日,于谦受命提督各营军马,并赦原大同主将刘安及因交趾事下狱的成山侯王通出狱,协守京师。众臣集议守京师之策,王通主张挑筑城外沟壕,太监兴安鄙之,认为这是最怯懦的办法。石亨主张“毋出师,尽闭九门”,坚壁清野,以拖垮敌军,应该说这是老成之策,因明军新败之余,士气不高,瓦剌军骑兵骁勇,仅用10天就直趋北京城下,长驱900里,其势甚锐,北京坚城深壕,易守难攻。但于谦认为“贼张甚矣,而又示之弱,是愈张也。”(《明通鉴》卷二十四)主张列军城外迎击敌人,即背城死战、破釜沉舟。这种战法,置士兵于死地而后生,可以激励士气,对敌可示誓死抗战之决心。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