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兵部集体反对,战争仍势在必行:明朝精锐野战部队的葬送

文|罗山

原本出征之前,兵部全体极力反对这次军事行动,打头的就是尚书邝埜和左侍郎于谦。邝埜其实是个厚道人,非常清廉,同在官场的亲儿子送他一件夏天穿的薄衣服他都不收,结果在64岁的时候倒了霉,被王振强迫随军出行,最后死在阵上。

此时明朝行政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以及最精锐的野战部队,一瞬间都葬送在土木堡的荒地里,留守京师的郕王朱祁钰在孙太后的坐镇下召开会议商讨对策,结果大臣们刚到,就“聚哭于朝,不知所为”。日后南宫复辟的核心人物徐有贞,此时还叫徐珵,他第一个发言,却讲什么天数有变,必须南迁。礼部尚书胡濙已经78岁,但他留意养生,写了好几本医学著作,思维敏锐气韵十足,马上站出来反对,“文皇定陵寝于此,示子孙以不拔之计也”,祖宗陵寝设在北京,谁还敢南迁?户部侍郎陈循也力谏不可,他的直系领导户部尚书王佐,正是和兵部尚书邝埜一起被王振点名强迫随军出塞的,此时消息已经传来,王佐也死在乱军之中。

兵部集体反对,战争仍势在必行:明朝精锐野战部队的葬送

北京于谦祠,位于今北京市东城区

这时,那个“音吐鸿畅”的嗓音再次响起,于谦瞪着徐珵厉声说,“言南迁者,可斩也!”于谦力陈,北京城乃是天下根本,一旦迁都则大事去矣,一统江山的大明就要变南宋了。于谦一锤定音,在危难时刻他升任兵部尚书。作为此时兵部最高负责人,他也明白京师此时守备空虚,账面上还有数万兵力,但都是上次出征时被淘汰下来的羸弱兵士。上任第二天,于谦就建议朱祁钰迅速“檄取两京、河南备操军,山东及南京沿海备倭军,江北及北京诸府运粮军”。八月十八日于谦上任,到十月初也先攻城的一个月的宝贵时间里,这些部队陆续到达北京。连缺乏战力的运粮后勤部队都调上了,于谦此时已经将一切筹码都押了上来。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