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程学启:我杀人抢钱,但真没读书人狠,李鸿章、曾国藩才是狠人

程学启:我杀人抢钱,但真没读书人狠,李鸿章、曾国藩才是狠人

程学启是太平天国晚期的军头,他在太平军、湘军、淮军里都混过。他的部下和他一样都是乱世中刀头舔血的打工人,很善于抢劫,留下了不少段子,李鸿章和曾国荃都吐槽过他,但要轮凶残,他真比不上那些著名读书人。

程学启:我杀人抢钱,但真没读书人狠,李鸿章、曾国藩才是狠人

曾国荃是在围攻安庆时招安的程学启,此事导致了程学启老婆被杀。程学启随后跟着曾国荃兄弟作战,接连打下安徽多个地盘。程学启的部下喜欢抢劫,这事被曾国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此他对程学启非常看不上眼。老程军纪是不好,比起曾家兄弟来还算是好人。曾国藩最小的弟弟曾国葆重新攻占三河镇后,一度要杀尽俘虏,给哥哥曾国华报仇,阻止他的人就是程学启。曾国荃兄弟都对程学启看不上眼,当曾国藩要把程学启送到淮军当人情时,安徽人程学启自然就答应了。

程学启:我杀人抢钱,但真没读书人狠,李鸿章、曾国藩才是狠人

程学启到淮军后打仗积极,备受李鸿章推崇,也因此和苏州杀降有了很大关联。程学启亲自带兵动手杀死了郜永宽等人,他的部下抢劫前战友又比较积极,因此得到了李鸿章的嘲讽。事后为了撇清责任,李鸿章等人也有意把屠杀分到了程学启身上,程学启似乎成了杀俘事件的幕后黑手。这是李鸿章等人甩锅的结果,主动忽悠郜永宽的人是当过盐枭的淮军将领郑国魁,他混太平军时认识郜永宽,又让同为太平军出身的程学启出来结拜,让洋绅士戈登当保人,这才促成了太平军守军的投降。淮军中主动激发矛盾的人淮军“华”字营的吴毓芬,12月4日“华”字营士兵抢走了郜永宽家中的紫檀床,激发了降兵和淮军的矛盾,太平军降兵就想投靠常胜军。李鸿章因此下定决心血洗降军,而他的部下中程学启最有战斗力,因此被赋予了重任。李鸿章在给老娘写信时就承认这事是他力主做下的,李鸿章也上报了长辈曾国藩,曾国藩也认为李鸿章这事干得漂亮,“最快人意”“殊为眼明手辣”。程学启杀人后还心有余悸,恍恍惚惚。戈登也不认为程学启是真凶,一个劲找李鸿章拼命(两人不过是拌嘴而已),李鸿章等人也知道苏州杀降名声不好,因此就把事情把湘军、淮军两头跑的程学启身上甩。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