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马克思所说的“货币天然是金银”,在中国古代应验了吗?

文|郭晔旻

这是不是意味着,卡尔·马克思所做的经典论断——货币天然是金银——在古代中国不曾应验呢?其实并非如此。

贵金属(白银)取代贱金属(铜铸币)逐渐成为流通中主要货币,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这是因为就铜钱本身而言,它有着一个不可克服的缺点——价贱体重。昆剧有部代表曲目,叫作《十五贯》,里面就讲到一个无赖娄阿鼠潜入尤家,杀死尤葫芦并盗走了十五贯钱。十五贯钱听着不多,其实要是这些钱都是合乎标准的铜钱,则“十五贯”应有75斤重,这又岂是体弱的人背得动的?即便娄阿鼠体壮如牛,背在身上怕也走不远。因此,铜钱就显得非常不适合大宗交易。可是,随着商业的发展,经营规模终究会超过铜钱所能胜任的水平。比如买一匹马,在宋代要用约50贯钱,重达250斤,两个壮汉也未必能背上走10里路。一匹马的买卖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大宗货物的交易了。

相比之下,白银体积小、价值高、又便于转移。于是,宋人逐渐萌生了“舍银帛无以致远”的看法。然而,绢帛在自然性质上不是良好的币材,逐渐退出流通,与此同时,白银的货币属性却日益增强了。宋太宗时规定,四川的田赋也可用银折纳。宋仁宗时商人买茶,每百贯茶价中,六十贯用现钱,其余四十贯允许折纳金银。到了元丰元年(1078),宋廷更是宣布,“广西转运司官员使臣诸军料钱等物,愿以其米折银者听”。由此可见,宋神宗时期,连朝廷命官的薪俸也允许部分以白银支付了。

马克思所说的“货币天然是金银”,在中国古代应验了吗?

南宋“聂秦家肥花银”银锭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