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无地不开,中使四出”:中国历史上最“财迷”的一位皇帝

文|郭晔旻

万历帝称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最“财迷”的一位皇帝,为了开采金银,竟闹到“无地不开,中使(即太监)四出”的境地。即便如此,根据当时的真、保、蓟、永开矿太监王虎的报告,从万历二十四年到三十三年,一共只采到金557两,银92642两,平均下来每年也就1万两左右,同时“历年开矿所费工值、物料,亦至十余万”,实在是得不偿失的赔本买卖。

很明显,极为有限的白银产量远远不足以支撑明王朝如此庞大的经济规模,偏偏与有限的产能形成剧烈反差的是白银需求量的急剧增加。虽然长期不是合法的货币,白银作为贵重金属,历来被视为财富的象征。王世贞在《弇山堂别集》记载,正德年间的权监刘瑾被抄家时,就发现家中存有“白金元宝五百八十锭又令一百五十八万三千六百两”。再加上明代社会存在将白银窖藏的风俗,甚至在入殓的棺材中也要放置银器。大量的银锭、银条等,因各种原因被埋入地下。此外,白银制作的首饰、器物也深受上层社会的欢迎。其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白银退出了市场。有道是“物以稀为贵”,如此做法只能使得社会对于白银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终于在16世纪中后期形成了“银荒”现象。按照张居正的说法,“盖世间银少铜多,公私之费皆取足于银,故尝患不足。”当时著名的理财家靳学颜更是感慨,“天下之民”与“司计者”日夜忧虑的居然不是“布帛五谷不足”,而是“银两不足”!

“无地不开,中使四出”:中国历史上最“财迷”的一位皇帝

明代中国银盘

如何应对已经成为严重社会问题的“银荒”呢?著名抗倭将领谭纶提出,“欲贱银必行钱法以济银之不及”,也就是通过扩大铜钱的使用范围来解决“银荒”。这与白银取代铜钱的历史大势相悖,今天看来不过螳臂当车而已。在国内银矿掘地三尺呢?恐怕亦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很自然地将眼光投向了海外。隆庆元年(1567),也就是正式承认白银货币地位的同一年,明朝政府终于打破了帝国厉行二百年之久的海禁政策,在福建省漳州府的月港(今属龙海市)开港,“准贩东西二洋”。

在从月港出洋的多条贸易航线中,最重要的是前往吕宋岛马尼拉的商路。正是沿着这条航路,中国接入了16世纪的世界贸易网。1571年4月15日,西班牙人攻占马尼拉,从此将此地作为统治菲律宾的首府和通航美洲的唯一港口。巧合的是,恰在这次入侵过程中,西班牙人与中国商人有了第一次接触,并表达了欢迎他们到此经商的愿望(尽管日后几次举起屠刀)。此时,恐怕连西班牙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掌握着解决明朝“银荒”问题的答案——美洲白银。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