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在汉奸父亲灵堂上,周幼海与上海滩名花成婚!两人相爱结局却太苦

1944年的周幼海,还是在孽海里挣扎的公子哥,大汉奸之子的标签贴在他的额头,他的心灵备受煎熬,那时候他不知道光明的前途距离自己还有多远,有一阵子,他显得很玩世不恭,那个样子连他自己都感到厌恶。

但恰恰在这最坏的时间里,“最坏”的周幼海与他一生的爱人相遇了。

在汉奸父亲灵堂上,周幼海与上海滩名花成婚!两人相爱结局却太苦

当时,上海滩交际场中有一朵名花叫夏丹维。一天,周幼海闲来无聊,想采这朵花,于是在国际饭店二楼摆了一个场子。夏丹维大概知道周家公子心怀不轨,赴约时便拉上了自己的好姐妹施丹苹。

那一晚,周幼海梳着光亮的分头,穿着笔挺的西装,一副典型的上海滩小开模样。他说话的腔调像极了他的汉奸父亲周佛海,夏丹维与施丹苹心中虽然不喜,但面上却要阿谀奉承着。

吃完饭,周幼海提议再饮咖啡,两位小姐不敢抗拒。那时候,国际饭店因为时局不好,到晚上11点乐队就停止演奏,咖啡厅就准备打烊了。周幼海那一晚的兴致颇高,11点钟见乐队不再演奏,他叫来经理讲,不要扫了我和两位小姐的雅兴,乐队继续演奏下去,每奏一曲,我出五美金。

国际饭店的经理知道周幼海是伪上海市长、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的儿子,当时号称上海滩四大公子之一,不敢得罪,只好叫乐队不合时宜地继续演奏下去。

这样霸道地闹到凌晨1点,离场时,周幼海又做了一件嚣张事,他对夏丹维说,我想带你的女伴去兜兜风,你自己回去吧。

说完,周幼海一把拉过施丹苹,硬叫人家上了他的自备汽车。

那时日本败相已露,上海实行灯火管制,周幼海开着车,在马路上一路飞飙,时不时还要爆发出兴奋的吼叫。施丹苹很害怕,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暗中防备着。

在跑马厅一带兜风尽了兴,周幼海问施丹苹,你跟夏丹维一样,也是常年在金门饭店包房吧?

施丹苹点点头说,那就请你送我回去。

周幼海含义不明地笑了笑,然后开着车向金门饭店驶去。

到了金门饭店,周幼海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直截了当地对施丹苹说,我送你上去。

施丹苹说,很晚了,我可以自己上去。

周幼海用略带威胁的口气说,你拒绝我可不好,我是一定要上去的。

施丹苹没有说话,只好勉强进门,上楼。

到了施丹苹的房间,周幼海原形毕露,他脱掉西装,朝床上一躺,一边摸支票本,一边对施丹苹说,今夜不走了!开个价,你要多少钱?

遭到这样的羞辱,施丹苹终于愤怒了,她郑重地对周幼海说,请你放尊重些,离开我的房间。

听到这话,周幼海笑起来,笑声中全是鄙夷。他对施丹苹说,舞女有尊严吗?你和我都是没有尊严的人。你的清高与我的可耻都是一样的,不会有人相信,更不会有人理解。

说着,周幼海冲上去,与施丹苹拉扯在一起。

施丹苹是个聪明女人,她先是假意表示顺从,等周幼海放开手,她抓住机会迅速跑进卫生间,从里面锁住了门。

周幼海遭到欺骗,恼羞成怒地将施丹苹化妆台上的香水瓶砸了一地,砸完,他站在一片狼藉中向施丹苹喊话,连你这样的女人也敢羞辱我!你等着,有你好看的。

然而,就在施丹苹躲在卫生间浑身颤抖的时候,外面突然没了动静,紧接着她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关门声,周幼海居然突然陷入沉默,走掉了。

凭女人的直觉,施丹苹知道,周幼海明天不会再来找麻烦。但与此同时,她又无法明白,自己遇到的这个大汉奸儿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汉奸父亲灵堂上,周幼海与上海滩名花成婚!两人相爱结局却太苦

那个阶段是周幼海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大汉奸周佛海的儿子,一个玩世不恭注定可耻的公子哥,少有人知道他十七岁就被汉奸父亲送到日本,做了人质。在日本,他并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只会纸醉金迷,为了寻找内心的光明,他曾暗中结交革命青年,用心研读过斯诺的《西行漫记》、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为了挣脱牢笼,走向光明之路,他曾利用回国探亲的机会,毅然出逃,但日本人和他的汉奸父亲对他的控制太严了,努力了许多次想奔向革命的大后方,结果总是半道上就被汉奸特务拦下来,带回了上海。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不甘心的,但放眼整个大上海,能为他指引光明前途的却只有一个高中时的要好同学张朝杰,而赵朝杰能为他做的也仅仅是待时机成熟时将他介绍给人在苏北的共产党妹妹和妹夫。可即便有朝一日见到了共产党,他又怎能挣脱眼下的牢笼,奔向那光明的新世界。

由于心中的苦闷无法宣泄,周幼海只好拼命去做玩世不恭、让人憎恶的人,在他看来,这是畸形的抗争,孤独的呐喊,没有人能够懂得的。

1945年抗战胜利后,周幼海曾认为他的父亲周佛海会遭到严惩,而桎梏他的那个牢笼也会随之消亡。但现实的黑暗颠覆了他的预想,由于周佛海善于耍弄脚踩多只船的政治伎俩,日本人投降后,昔日的大汉奸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上海行动总司令”。但周佛海的光鲜之下,暗藏的却是军统戴笠的两面手法,一方面他有利用周佛海维持上海治安的算计,另一方面他又时刻做着过河拆桥,侵吞周家巨额财产的准备。

在汉奸父亲灵堂上,周幼海与上海滩名花成婚!两人相爱结局却太苦

1945年9月30日,见上海治安已趋于稳定,军统在上海已经立定,戴笠便撕下合作的外衣,将周佛海送往重庆,软禁在了“中美合作所”的白公馆内。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