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土木之变中的王振只是背锅侠?这两个异族太监才是大明遭殃的关键

土木之变中的王振只是背锅侠?这两个异族太监才是大明遭殃的关键

土木之变的战果很明确,但过程却有很多疑点,不少记载有明显的矛盾之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王振,王振对战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还真不是叛徒,真正的叛徒太监另有其人。

土木之变中的王振只是背锅侠?这两个异族太监才是大明遭殃的关键

关于王振误国有一个广为流传的错误说法,那就是王振邀请明英宗到他老家视察,后来又害怕大军践踏他老家的庄稼改变了行军路线。明军的实际行军路线却不支持这个说法,明军从八月初三到初十走了403里,八月初五还跑到明军不久(七月十五)前惨败的阳和北沙岭,初六还继续到到达白登怀古,然后才从山西折回河北,距离王振的老家远得很,其中的瞎折腾很可能就是军武宅的明英宗(明英宗确实喜欢阅兵)要怀古,明英宗显然对王振老家不感兴趣。虽然王振气焰冲天,但在明代太监的分工中,他还真不是军事业务的主要负责人。王振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是公公里的内阁总理,但真不是兵马总管,土木之变中他对军队的影响可不一定有喜宁强。

土木之变中的王振只是背锅侠?这两个异族太监才是大明遭殃的关键

喜宁才是土木之变中的御马监太监,是掌管兵权的太监,在土木之变中的发言权不比王振低。御马监在明代太监部门中拍第二,专门负责监督军队和京营部队,还直接掌握一些禁军精锐(永乐年间”选天下卫所官军年力精壮者及虏中走回男子,收作勇士,常数千人,俱属御马监,更番上直,委以心腹内外官统领,其盔甲器械俱异他军”)。喜宁和王振不同,他是被明军俘虏的女真太监(喜宁猥以俘虏),对明军就又刻骨仇恨,偏偏明英宗还特别宠爱他。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