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明朝的道袍指的是道教特有的服饰吗?

在传统服饰名称中所谓道袍,并非指道教服饰,而是明代汉族男子日常穿着的便服款式,既可以当外衣穿着,也能作为里衬。直身袍外观上与道袍较为相似,但内部结构则比道袍更简单,主要区别在于道袍有内摆,而直身则是单袍无内摆。此外,明代中后期开始,道袍、直身等便服上大量使用白色护领,据明人李诩在《戒庵老人漫笔》记载“宫女衣皆以纸为护领。一日一换,欲其洁也。”可见明代的士人们还是很讲卫生,白色护领的主要作用在于保护容易有染污渍、汗渍的领口,保障日常清洁。

如果仅仅只观赏展厅中这些传世实物道袍,总体自然给人清雅脱俗之感,但在五百年前的大明朝,明代士人对道袍的穿搭和品位却是多元化的。正如前文所说,自正德以来,社会崇奢之风大起,赐服纹样泛滥,服饰风格发生巨大变化,形成“衣必绮绔”之现象,老百姓只要有钱就敢买,同样敢“饰以王服”。除了蟒袍、飞鱼服等大龙大凤的华服泛滥,就连道袍也开始流行艳丽之风,大红大紫的道袍一时备受读书人追捧,此风也令部分保守人士深恶痛绝。明代画家范廉就曾提到,松江的儒童之中,绛红色道袍大行其道。

明朝的道袍指的是道教特有的服饰吗?

其实追求色彩艳丽还只是小打小闹,当时名士中出现的一批“女装大佬”才叫惊世骇俗。唐伯虎身穿女装与和尚下棋,顾承学“时衣妇女衣,红衫粉额”,张献翼“身被彩绘荷菊衣,首戴绯巾”招摇过市。而大明少女们穿男装的现象也很常见。生活于明末清初的文学家褚人获在其笔记《坚瓠集》记载晚明时期苏州穿衣风气:“苏州三件好新闻:男儿着条红围领,女儿倒要包网巾,贫儿打扮富儿形。”万历年间进士萧雍也记载了安徽地区“女戴男冠,男穿女裙”现象。时人如此放浪形骸,可见朱元璋制定的衣冠制度在明中期就已瓦解。当然也有不少看“女装大佬”不顺眼的卫道士们大骂“服妖”,甚至神神叨叨地说是不祥之兆。后来明朝亡国,这些人又说是“服妖”导致亡国,这就像历来总说唐代安史之乱是“红颜祸水”,把唐玄宗责任赖给杨玉环一样。难道没有“服妖”,就能政治清明,天下承平,大明江山永固了吗?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