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史为掌书之官,自古为要职”:除了记载和占卜,商代史官还做什么?

文|黄金生

除了记载占卜过程外,商代史官还负有记载殷商先公先王世系的职责。商代统治者具有浓厚的崇祖观念,他们重视对祖先的祭祀崇拜,定期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进行这方面活动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明确祖先的世系。史官们把自契以来殷商先公先王世系系统而完整地记载下来。西周以来许多文献材料,都涉及商的先公先王,尤其是司马迁《史记·殷本纪》有条不紊地记载了殷商先公先王的完整世系。不少人认为,司马迁所处的时代距殷商已1000多年,不可能对复杂的殷商世系了解得这样完整和准确。直至20世纪初安阳殷墟甲骨的大量出土,才考证出《史记·殷本纪》所记殷商先公先王世系基本上符合史实。这除了说明司马迁严谨的治史态度外,也说明司马迁所记殷商先公先王世系必有所据,其所据很可能是《史记》所提到的《谍记》《世记》等有关文献;而这些文献必有所本,其本当是商代史官对殷商先公先王世系的详细记载。

除记载先公先王世系之外,商代史官还有记录商王的言行和其他国家大事的职责,还要参加祭祀活动,有时还要担任主持祭祀之官。所以,王国维在《释史》中指出:“史为掌书之官,自古为要职。殷商以前,其官之尊卑虽不可知,然大小官名及职事之名多由史出,则史之位尊地要可知矣。”

“史为掌书之官,自古为要职”:除了记载和占卜,商代史官还做什么?

《春秋左传正义》,左丘明撰

在商代的基础上,西周王朝建立了更为发达的史官制度。及至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剧烈动荡,王室衰微,“礼崩乐坏”,然而,此时史官制度不仅未被废除,而且在各诸侯国中更为普遍地兴建了起来。在当时,除了周王室之外,晋、卫、虢、邾、鲁、齐、楚、秦、赵、宋、韩、魏等许多诸侯国均设有史官,且史官职名五花八门,有史、太史、内史、左史、外史、南史、董史、御史、侍史、筮史、守藏室史等等。史官职能也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在周王朝和诸侯国,史官承担着多重职责,范围颇为广泛。其中,统治者的言行历来是史官记载的重点。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在著名的“渑池之会”中,秦赵二国国君各令其御史记对方国君在会上或鼓瑟,或鼓缶之事,说明当时国与国之间的会盟、交往,是史官必须记载的重要内容。《史记·孟尝君列传》“孟尝君待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主记君所与客语”,可知,有的重要人物的府内,就有史官秉笔,载其言行。

记载史事是编修史册的基础,编修史册是记载史事工作的延伸和结果。在春秋战国时期,史官们编修了不少国史,例如,墨子就声称“吾见百国春秋”,并列举出其中周之《春秋》、齐之《春秋》、燕之《春秋》、宋之《春秋》等史册。《孟子·离娄下》中也提到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等史册,可惜它们已基本失传。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