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陈寿“双标”是真的吗?《三国志》有没有尊曹贬刘?

文|刘勃

这里再看下《武帝纪》最后那段评语:

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乍一看全是赞美,一琢磨,却太多皮里阳秋,夸开基立业的帝王,没有这么夸的。你把这段文字和《史记》《汉书》夸刘邦、《后汉书》夸刘秀,或后来历代正史里开国皇帝的本纪最后的论赞比,区别一目了然。

“运筹演谋”也可能是指精通权术,“鞭挞宇内”仿佛在说是滥用暴力,讲述曹操才能的时候,陈寿拉了申不害、商鞅、韩信、白起四个人来衬托:经历了汉朝四百年的正统教育,“申、商之法术”听起来实在很不是味道,韩信、白起两个虽然是顶级武将,却下场悲惨,再说既然给了曹操帝王的地位,老是强调他的打仗的才能干吗?李世民更是不世出的军事天才,新旧《唐书》赞美他时,可不会在这一点上用力,《新唐书》甚至还委婉批评了两句他好大喜功——用韩、白吹吹张辽、于禁等五子良将还差不多。

陈寿“双标”是真的吗?《三国志》有没有尊曹贬刘?

《历代帝王图·汉昭烈帝刘备》,唐,阎立本

最后陈寿总结曹操能成就帝王基业的原因,认为靠的“惟其明略最优”,最可恶就是“惟其”二字。仿佛是说,曹操成功,就是因为策略最高明,既不得人心,也无关天命。

对西晋朝廷来说,对曹操的评价既不能太好也不能太坏,分寸拿捏是一种艺术。形式上,我们不能否定某个人,实际评价时却不妨吐槽这个人。对此人宏观肯定具体否定:场面话,说好的;实际上,却不妨拐弯抹角损两句。陈寿显然充分利用这种操作空间。

而写刘备的时候,陈寿用笔就大不相同,这点和王沈的《魏书》对照,一目了然。

应该说,《魏书》作为曹魏的官方史书,倒也没有丑化刘备,因为刘备是曹操既最看重、又有巨大心理优势的对手,把他塑造得比较优秀,才更能衬托曹操的伟大。所谓《魏书》里既有大量赞美刘备的文字,又在关键时刻,把他写得在曹操面前非常怯懦可笑。

陈寿没有采用那些浮夸的赞美,但刘备特别出洋相的段落,他也没有采纳。总之,《先主传》叙事非常稳,稳得就像一个“折而不挠,终不为下”的英雄。

所以,《三国志》确实按照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帝魏寇蜀了,但却并没有因此尊曹贬刘。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