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亦未见必出诸史之下”:《魏书》:流传千古的“秽史”

文|郭晔旻

在“二十四史”中,南北朝后期成书的《魏书》绝不是编得最差的一本,可是这本记载着北魏王朝史事的重要史书却有着一个罕见的骂名——“秽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魏书》全书共130卷,其中帝纪14卷、列传96卷、志20卷。其记事上起道武帝登国元年(386),下至孝静帝武定八年(550),共183年史事。此书名义上的负责人是北齐的平原王高隆之,但他仅仅是“署名而已”。共同参加修史的则有房延祐、辛元植、刁柔、裴昂之、高孝干等人。说来也巧,承担实际编纂职责者恰好也姓“魏”——魏收。按照后来《北史》的说法,“其史三十五例,二十五序,九十四论,前后二表一启,皆独出于收。”以后《魏书》的几次修改,也全由魏收负责。因此,虽然《魏书》成书于史馆,但后代史学家往往仍视其为魏收私撰之作,而非“官修”史书。

偏偏在历朝“二十四史”的诸多编纂者里,这位魏收的人品显得很成问题,口碑更是相当之差。东魏(534—550)初年,魏收曾以通直散骑常侍的身份,作为王昕的副使一起出使南梁。外交官本就代表国家形象,加上南北朝对峙的背景下使节表现也牵扯到南北两朝文化高下的问题,实在是“外交无小事”,自当谨慎小心。可是魏收生性孟浪,喜好声色之娱,因此人送外号“惊蛱蝶”。他到了梁朝京城建康(今江苏南京),居然毫无顾忌地买卖侍婢入馆寻欢,使得梁朝馆人员都为此受到牵连而获罪受罚。

“亦未见必出诸史之下”:《魏书》:流传千古的“秽史”

除了举止轻佻的“小节”之外,魏收还有性情偏执、心胸狭窄的性格缺陷。当时他与河间邢子才、邢子明和魏季景三人并称文章才俊的“大小邢”和“大小魏”。其中的魏季景不仅“博学有文才,弱冠有名京师”,论关系还是魏收的族叔,于情于理,魏收对他总该客气三分。谁知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有一次,有人当面将其叔侄二人并称,魏收居然回答,“以从叔见比,便是耶输之比卿。”所谓“耶输”,乃是当时有名的愚痴之人。其不屑不逊之态,溢于言表。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