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从《史记》三家注到考史三大家:那些为二十四史做注的人

文|震江

“著得一部新书,便是千秋大业;注得一部古书,允为万世宏功。”

——清·张潮《幽梦影》

在古代著书立说被称为是“千古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写新书不易,注古书更难。注古书是译注古人的思想与学说,使其更容易被人理解和流传。为古书作注,便于今人与后人研读,自然是一项功德无量的盛事。

注释古籍,起源于战国,当时学术初由官府流入民间,此前为官府专有的《诗》《书》《礼》《易》《春秋》等成为儒家诵习的教材,称之曰“经”。这些经最初并没有多少高深的含义,到了儒家手里就给予种种哲理化的讲解,用文字写出来就叫“传”或“说”,流传至今的如《春秋左氏传》《公羊传》《礼记》以及《尚书大传》《韩诗外传》之类。到了汉代,秦以前的许多典籍由于种种原因人们不能完全读懂,有一些人专门为这些古书做注解,像毛亨、孔安国、马融、郑玄等,都是著名的注解家。

受经传注疏之学的影响,对子部、史部中比较著名的书也先后有人作注释。作为史学名著,历代为《史记》作注的人不少,最早的要算东汉末年桓帝时的延笃,他著有《史记音义》一卷,东汉有无名氏的《史记音隐》五卷。魏晋以后,随着《史记》传播范围的扩大,给《史记》作注释的人越来越多。如东晋南朝时期的徐广、裴骃、邹诞生等。到了唐代,注家蜂起。许子儒、王元感、陈伯宣、徐坚、李镇、刘伯庄、窦群、裴安时、司马贞、张守节等人都曾为《史记》作注。但从汉到唐各家注释,到后来只有刘宋时期裴骃的《史记集解》、唐代司马贞的《史记索隐》和张守节的《史记正义》这三家得以保存下来,其他各家都先后亡佚了。这三家注释到了北宋时被合刻在一起,称为“三家注”。“三家注”先后递补传承,相得益彰,从文字校订、注音释义、天文地理、名物典章等方面对《史记》作出诠释,几乎是无所不包,对后人深入研读《史记》,了解太史公意旨有很大的作用。即便在《史记》注本已经琳琅满目的今天,它们仍是阅读和研究《史记》的重要参考书。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