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完颜宗翰:最强军头也怕暗坑,大金宰相出了趟门就丢了兵权

完颜宗翰:最强军头也怕暗坑,大金宰相出了趟门就丢了兵权

宗翰是金朝初年势力最强的军头,就连金太宗都让他三分(领着众人打过金太宗二十大板),势力最大时金太祖诸多儿子加在一起也只能勉强和他抗衡,宗翰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相位易兵权”。这是后人的总结,宗翰绝不是不知道兵权的重要性,金朝将领发财主要就靠手下的军队抢人、抢钱、抢地皮,他只要一看自己的土地和财富就知道兵权有多重要。他能上当还是吃了惯性心理的亏,金朝的相权和兵权之间其实是等于号,金国的宰相统帅军队才是常事,金朝上百年历史上宰相丢兵权这事还真就单单就坑了他和完颜希尹(他的主要同伙)。

完颜宗翰:最强军头也怕暗坑,大金宰相出了趟门就丢了兵权

在金朝大部分时期内宰相并不和兵权分离,宰相就是军事统帅。比如宗翰的老爹撒改就一边当着国相,一边指挥女真军队打仗,“出则领兵,入则议国事,为相者多兼元帅”是金朝大佬的常态。国论勃极烈(就是原先的国相)在金朝早期也可以被当做是宰相,它的含义是“国之众部长”,自然有管理民政事务和军事事务的双重权力。国论勃极烈和宰相唯一的不同在于,它是终身制的,没有任期和退休限制。金朝改制三省制后,和宗翰同时期任职宰相的金太宗长子宗磐就保留了兵权,还能在宗弼远征漠北无功而返后,主动带兵出击横扫大漠(“金主亶以蒙古叛,谴领三省事宋国主宗磐提兵破之”,时间就是在1135年),显示了金太宗子弟的军事才能。稍后的宗弼也是一边入朝为太师、领三省事,一边“都元帅如故”。金朝晚期还有多个宰相领兵出战,金朝尚书省节制枢密院是惯例(“枢密院虽主兵,而节制在尚书省”,金朝末期宰相不愿意领兵反而被看作是世风日下的标志。

完颜宗翰:最强军头也怕暗坑,大金宰相出了趟门就丢了兵权

在金朝初年,各个职位之间权限很模糊,都元帅和国论勃极烈可从来不认为自己会丢掉兵权和地盘管理权。宗翰和宗望等人就划分了中原的兵权和地盘,把枢密院当成了下属单位,“斡离不建枢密院于燕山,以刘彦宗主院事;粘罕(宗翰)建枢密院于云中,以时立爱主院事”。宗翰也不想费事,私自把军政长官任免、考核的权力下放给高庆裔,让他“磨勘文武官出身、转官、冒滥”,还让高庆裔在山西等地推行严苛的法令、管理民众。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