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苏轼第一次中榜,文章里的典故是编的?还让主考官刮目相看?

嘉祐元年(1056),暮春三月,年19岁的青年苏轼告别母亲与乡邻,与弟弟苏辙一同跟随父亲苏洵沿蜀道北上,经大散关至关中,一路抵达京师。嘉祐二年(1057)是苏轼第一个命运转折点,在金粉之地汴梁(今河南开封),他参与人生中第一场进士考试。与古今许多文人相比,苏轼兄弟是幸运的,身处文运昌隆之时代,文坛领袖欧阳修坐镇主考官之位,小试官则由诗坛宿将梅尧臣担任。考场之上,苏轼洒落与清新的文风无疑让这两位致力于文坛革新的大佬眼前一亮。当然,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他那篇苦心经营、三易其稿,最终以六百余字汇成精华的“以仁治国”之论《刑赏忠厚之至论》,成功吸引了本次考试的详定官梅尧臣。从梅尧臣将文章推荐给主考官欧阳修那一刻起,巴蜀青年苏轼的命运已悄然改变。

苏轼第一次中榜,文章里的典故是编的?还让主考官刮目相看?

/《苦吟图卷》,宋,李公麟

弱冠之年的苏轼能够年少成名固然因其才识过人,却也离不开识得千里马的伯乐。欧阳修就是苏轼的伯乐。然而,他们的首次隔空相遇却闹了一出乌龙。

原来,当作为主考官的欧阳修读完苏轼的《刑赏忠厚之至论》后,被其稳健自然的文风以及独到的个人见解所吸引,读罢大为赞赏,认定这就是本次考试最佳答卷。欧阳修本想将此卷置于榜首,但由于考生姓名保密原则,他担心能写出此文者乃是自己门下学生,尤其可能是得意弟子曾巩,若是把自己人判了榜首,放榜时人言可畏,难堵悠悠众口,于是将苏卷置于第二。正是因为欧阳修的“私心”,导致苏轼之文与榜首失之交臂。大概也正因这个误会,当试卷公布,欧阳修得知此文出自苏轼之手,想必大为遗憾,觉得实在有些对不住这个年轻人。好在接下来再考《春秋》对义时,苏轼总算实至名归,夺得榜首。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