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华文史 > 正文

织不好布要命?秦汉军国体系下,纺织业为何与宋明时期大不同?

织不好布要命?秦汉军国体系下,纺织业为何与宋明时期大不同?

纺织科技树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重要一环,纺织技术独步天下的国家大多是历史上数得着的富国、强国,绝不是简简单单培养了织布工人那么简单。就像所有的牛奶都不是那啥一样,英国、日本的纺织体系和大明王朝的纺织体系作用不同,秦汉时期的纺织体系也和明清纺织截然相反。

织不好布要命?秦汉军国体系下,纺织业为何与宋明时期大不同?

在中国很长时间布匹丝绸就是货币,和粮食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珠玉金银,饥不可食,寒不可衣,然而众贵之者,以上用之故也”,这是秦汉时期的共识。秦朝甚至用严苛的法律规定织布的等级,对铜钱的真假伪劣反而并不是太在意。《金布律》就认为,“钱善不善,杂实之。出钱,献封丞、令,乃发用之。百姓市用钱,美恶杂之,勿敢异”,弗洛伊德那事在秦朝根本就不是事;但对布匹要求却很严格,“布袤八尺,福(幅)广二尺五寸。布恶,其广袤不如式者,不行”,还强行规定了布匹和钱币的兑换比例是“钱十一当一布。其出入钱以当金、布,以律”。因此秦汉皇帝赏赐大臣时一般都要赏赐海量的布匹丝绸,汉宣帝赏赐给霍光的礼单就是“黄金七千斤,钱六千万,杂缯三万匹,奴婢百七十人,马二千匹,甲第一区”,这里的“杂缯”就是一般的丝绸,每匹价值数百文,“杂缯三万匹”价值在两三千万铜钱;刘备拿下蜀汉后也一次就赏赐给诸葛亮、关羽、张飞蜀锦各千匹.在秦汉时期锦绣这类的高等级丝绸并不仅仅是奢侈品,它还是国家重要的战略储备物资,是财富的化身,作用等同于今天的黄金,想断绝它是不可能的。

织不好布要命?秦汉军国体系下,纺织业为何与宋明时期大不同?

 

今日推荐

今日头条

加载中...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