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毛泽东这样点评历代名相

2019-04-17 11:31:00  中华文史    

在中国的历史进程和文化发展中,出现过众多的知识分子,其中包括若干名相在内。这里所说的“相”,指宰相、丞相或类似的职务。毛泽东点评名相,坚持了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的原则。

点评曹操

曹操曾在东汉末年做过丞相。1970年,毛泽东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孙权劝曹操当皇帝。曹操说,孙权是要把他放在炉火上烤。”此外,曹操在军事乃至文学艺术上也有很深的造诣。207年,曹操北征乌桓获得胜利,他在班师途中写下脍炙人口的《观沧海》。诗中说:“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1954年夏,毛泽东也写下一首词,就是《浪淘沙·北戴河》。词中提到:“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这里的“挥鞭”、“遗篇”四个字,就是对曹操文武兼备的肯定,而这种肯定是实事求是的。

1936年,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明确提到“袁曹官渡之战、吴魏赤壁之战”;1937年,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再次提到这两场战役。在这两场战役中,曹操都是当事人之一。他在官渡之战中以少胜多,打败袁绍,为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但是,在赤壁之战中却为对方以少胜多,自己失去统一中国的机会。

毛泽东这样点评历代名相


点评诸葛亮

诸葛亮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名相,在历史上有重要地位。毛泽东在1943年11月29日指出:“‘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这就是说,群众有伟大的创造力。中国人民中间,实在有成千成万的‘诸葛亮’,每个乡村,每个市镇,都有那里的‘诸葛亮’。我们应该走到群众中间去,向群众学习,把他们的经验综合起来,成为更好的有条理的道理和办法,然后再告诉群众(宣传),并号召群众实行起来,解决群众的问题,使群众得到解放和幸福。”后来,他进一步强调:“单独的一个诸葛亮总是不完全的,总是有缺陷的。”1947年12月21日,毛泽东指出:“历史本来不是帝王将相创造的,而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可是在旧戏中,比如孔明一出场就神气十足压倒一切,似乎世界就是他们的,劳动人民不过是跑龙套的。世界上本来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工人、农民,我们住的房子,都是他们双手盖起来的,土豪劣绅连个柱子都搬不动,可是许多的旧戏却把劳动人民表现成小丑。”

1957年7月9日,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议上说:“打个比喻,人民就像水一样,各级领导者,就像游水的一样,你不要离开水,你要顺那个水,不要逆那个水。不要骂群众,群众是不能骂的呀!工人群众,农民群众,学生群众,民主党派的多数成员,知识分子的多数,你不能骂他们,不能跟群众对立,总要跟群众一道。群众也可能犯错误。他犯错误的时候,我们要好好讲道理,好好讲他不听,就等一下,有机会又讲。但是不要脱离他,等于我们游水一样不要脱离水。”随后,他说:“刘备得了孔明,说是‘如鱼得水’,确有其事,不仅小说上那么写,历史上也那么写,也像鱼跟水的关系一样。”

点评范仲淹

范仲淹是北宋的名相之一,同时在文学上也很有成就。《苏幕遮》和《渔家傲》,就是范仲淹所写的两首词。1957年8月1日,毛泽东对范仲淹的这两首词做出如下评注:“词有婉约、豪放两派,各有兴会,应当兼读。读婉约派久了,厌倦了,要改读豪放派。豪放派读久了,又厌倦了,应当改读婉约派。我的兴趣偏于豪放,不废婉约。婉约派中有许多意境苍凉而又优美的词。范仲淹的上两首,介于婉约与豪放两派之间,可算中间派吧;但基本上仍属婉约,既苍凉又优美,使人不厌读。婉约派中的一味儿女情长,豪放派中的一味铜琶铁板,读久了,都令人厌倦的。人的心情是复杂的,有所偏但仍是复杂的。所谓复杂,就是对立统一。人的心情,经常有对立的成分,不是单一的,是可以分析的。词的婉约、豪放两派,在一个人读起来,有时喜欢前者,有时喜欢后者,就是一例。睡不着,哼范词,写了这些。江青看后,给李讷看一看。”毛泽东对范仲淹两首词的点评,流露出真挚的个人情感。还需要说明的是,范仲淹作为政治家和知识分子,强调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对于这样的精神和胸襟,毛泽东是赞同和欣赏的。

批评李林甫

在众多名相中,部分人与范仲淹这样的人相反,他们有的不学无术,有的虽然有一些或很多才华,但是干尽坏事、残害忠良、祸国殃民。对于这些人,毛泽东给予了尖锐的抨击。李林甫曾在唐玄宗时任宰相,这个宰相可谓臭名昭著。《资治通鉴》中说:“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己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百计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啗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1939年12月20日,毛泽东说:“我们中国人民,是处在历史上灾难最深重的时候,是需要人们援助最迫切的时候。《诗经》上说的:‘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们正是处在这种时候。”但是,谁是朋友呢?毛泽东指出:“一类所谓朋友,他们自称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中国人中间有些人也不加思索地称他们做朋友。但是这种朋友,只能属于唐朝的李林甫一类。李林甫是唐朝的宰相,是一个有名的被称为‘口蜜腹剑’的人。现在这些所谓朋友,正是‘口蜜腹剑’的朋友。”“另一类朋友则不然,他们是拿真正的同情给我们的,他们是把我们当做弟兄看待的。”从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李林甫之流的态度是非常鲜明的。

点评谢安

1936年,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提到了淝水之战。1937年,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再次提到这个战役。这场战役于383年发生在前秦和东晋之间。前秦方面的最高统帅是秦王苻坚,东晋方面的最高统帅实际上是宰相谢安。苻坚依仗优势兵力,看不起晋军。晋军打败秦军的前锋,在淝水同秦军对峙。苻坚看到晋军布阵齐整,又以为八公山上的草木也都是晋军,于是开始害怕。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说:“错觉是什么呢?‘八公山上,草木皆兵’,是错觉之一例。”在两军隔淝水对峙时,晋军要求秦军让出一片战场来,以便晋军渡水后决战。秦军同意后退,而晋军乘机进攻,取得胜利。毛泽东认为,秦晋淝水之战属于“强大之军打败仗、弱小之军打胜仗的历史事实”。晋军在这场战争中获得胜利,宰相谢安攻不可没。毛泽东之所以反复提到淝水之战,意在激励全体共产党人、人民军队和全国人民,坚定革命信心,争取最后胜利。

点评姜子牙

1939年12月9日,毛泽东在延安各界纪念“一二·九”运动四周年大会上提到了姜子牙。姜子牙辅佐周武王开创了周朝八百年的基业,这个故事在《封神演义》中被写成神话。毛泽东说:“《封神演义》里有一个申公豹,是姜子牙的不肖师弟,他脸向后长,眼朝后看。现在在抗战阵营中,就隐藏有这么一群‘申公豹’,一批专门倒退的人,他们拖住中国要倒退。”在这里,姜子牙与申公豹是人品完全相反的两种角色。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又说:“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美国有很多钱,可惜只愿意送给极端腐败的蒋介石反动派。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它在中国的第五纵队,但是不愿意送给一般的书生气十足的不识抬举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当然更加不愿意送给共产党。送是可以的,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这里说的“太公”,就是姜子牙。据传,姜子牙曾在渭水河边用无饵的直钩在水面三尺上钓鱼,说:“负命者上钓来!”在毛泽东的这些言论中,前后出现性质相反的两个“姜子牙”,但这些言论都是为现实服务的,是符合人民利益的。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