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40年没拿中国薪水,“数学凯撒”立志让中国成数学强国(2)

2019-05-06 11:20:06  央视    

记者:您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个事儿?

丘成桐:有些有资本做生意的人很骄傲,我不想理他们,有些人认为我在求他,其实对我自己没有好处,我是替这个国家着想。

记者:您完全有资格选择我愿意做什么不愿意做什么,为什么做起来不是特别舒心还要做?

丘成桐:因为拿到一笔经费可以让这个项目运行得很好。我宁愿去旅行,好好欣赏大自然的风景、历史,这样会愉快很多。但是,要将项目办好,我还是愿意花点儿功夫筹钱。

规定中心教师不得兼职称兼职拿钱是不负责任是霸权

丘成桐曾经对媒体表示,他生平立志只做好两件事情。第一,做出一等的数学研究;第二,为中国数学教育服务,帮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在丘成桐的带动下,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已经汇集了来自海内外的100多名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在数学前沿问题的研究,数学人才的培养以及数学思想和成果的交流方面,影响力与日俱增。通过各种方法,丘成桐给这些年轻的数学家尽量丰厚的收入,但明确规定,不准兼职。

记者:这有什么不合理呢?

丘成桐:举个例子来说,哈佛大学给我的职位,除了休假的时间,是九个月薪水,假如我这九个月在其他地方兼职,就是犯法的。一个人无论多能干,分太多心都是做不好事情的。很多教授到不同地方兼职,到兼职的学校一年可能顶多就去一个星期,可是拿钱还不少,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学生看不到他,老师也看不到他,可是系里面要做什么事还要由他来做主,这是霸权,很不应当的事。

称奥数培训机构为“工厂”急功近利抹杀孩子兴趣

全社会对于数学科学重视程度的欠缺让丘成桐感到担心。在丘成桐看来,不少家长急功近利的思想,扼杀了孩子对于数学的天性和兴趣。丘成桐认为,中国家长大多数只希望孩子一生平安有钱,却不鼓励他们承担更多的责任。一些孩子明明在数学方面有天分有兴趣,家长却鼓励他们去念金融,因为金融能够赚钱,这是很大的问题。在急功近利思想的主导下,原本应该是从孩子的兴趣出发,提高孩子思维能力和学习素养的奥数培训,全然变了样。

丘成桐:美国也有奥数,美国的奥数培养是从兴趣方面来培养的。假设有几千个美国小孩子学奥数,至少有几十个是很好的,很有兴趣的。但是中国学奥数的小孩子有两三个感兴趣的就不错了。

记者:但是我们中国的奥校可是遍地都开花,按说应该感兴趣的人多才对?

丘成桐:奥校变成一个工厂,培养一些小孩子只能解决奥数的问题,完全不是培养兴趣的地方。

不后悔指名道姓批评学术腐败称中国正在发生很多积极变化

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丘成桐对于国内存在的一些问题直言不讳,这其实是他的一贯风格。多年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其他场合下,对于数学界的学术腐败问题以及其他不合理现象指名道姓进行批判,往往身陷舆论的旋涡之中。但丘成桐说,对此他并不后悔。

丘成桐: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做的任何事,这个事情我不做,没人敢做,问题就改不了。那我到中国来干吗?我看到大批天真同时有才华的小孩子,假如他们因为某种制度出不了头,我过意不去。我对中国有很深厚的感情,对中国很多做法不习惯,从批评角度来讲是西方式的。

记者:即便说了这些话,您发现有变化吗这些年?

丘成桐:有很多改变。举个例子,有些名校十多年二十年前,教授不给本科生上课,现在都在教。很多教育部的官员跟我讲,我讲的话他们都看了,他们也在改。这几年中国政府对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因为大数据也好,人工智能也好,背后全部都是数学。没有基本科学,中国的科技突破不了,总是要跟着人家后面走。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