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开国大典时为解决广场广播问题作出贡献的北大老师

开国大典时为解决广场广播问题作出贡献的北大老师
2019-10-16 14:58:16 郭衍莹

70年前开国大典时,北大工学院的陈阅德、蒋仁渊二位老师在北京军管会领导下,曾为解决天安门广场(原来老广场)广播问题作出贡献。随着岁月的消逝,他们的工作连同他们的名字已被人们所遗忘。在此共和国成立70周年华诞之际,作者有机会访问了老师们在北大和清华的同事、故友,也访问了他们的亲属。大家怀着尊敬的心情一起回忆当年老师们做过的工作和贡献。

我们这批1949年入学的北大工学院新生,第一次听说陈阅德和蒋仁渊老师名字,是在参加开国大典游行之时。当时的天安门广场仅仅是天安门前,由长安右门到长安左门一段道路和南面长长的“千步廊”甬道组成的丁字形的封闭会场(见图1);甬道两边是长长的红墙,正南尽头是砖石结构的中华门城楼。广场面积还不到现在的三分之一。最多只能容三十万人(图2)。所以十一那天下午3点举行开国大典时,北京大学游行队伍被安排在长安左门外十来米处,看不到天安门城楼。但从广场大喇叭传来的毛主席洪亮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大家听得一清二楚。当时带队的学生会干部告诉大家,这套扩音设备就是北大工学院电机系新来的陈阅德、蒋仁渊二位讲师设计和调试的。他们现在可能正在天安门城楼上向毛主席汇报呢!我们听了更加兴奋,北大老师真了不起!

图1开国大典时的天安门广场略图

图1开国大典时的天安门广场略图

图2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广场上的群众队伍(前方高楼为前门城楼;低处的城门为中华门。广场二侧为皇城红墙)

图2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广场上的群众队伍(前方高楼为前门城楼;低处的城门为中华门。广场二侧为皇城红墙)

1949年暑假我在上海复旦中学毕业,考上北大工学院的化工系。来北京报到的第三天就有幸参加开国大典的游行。工学院新生一年级时都在沙滩的理学院上基础课。而工学院本部则在西城的端王府,所以我们见不到陈老师他们。大学二年级我经学校批准转至电机系电讯组。在二年级开学那天,马大猷院长(兼电机系主任)介绍说电讯组马上就要发展成为电子系。他并向学生们一一介绍系里的老师。当介绍到陈阅德时,马大猷说他是实验无线电专家,主讲三年级的“无线电实验课”,指导学生做实验;连一些兄弟大学也经常来我校向他请教实验问题。当介绍到蒋仁渊时,马大猷说他是前北大校长蒋梦麟的“公子”,是位电工学专家。马又说最近他要下乡参加土改,由蒋老师代为讲授电工原理课。这是我第一次当面见到了陈、蒋二位老师。

蒋老师给我们讲了一年电工原理课。他讲课既严谨又生动,很受同学欢迎。可惜后来他离开北大,转去山东工学院当副教授。但我们没有听到陈老师的课。因为我们三年级时中央决定让我们这一届提前毕业,以适应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需求。为了赶功课,就把实验课取消了。不过在我毕业时却有机会和陈老师相处一段时间。因当时院系调正,北大的工学院要合并到清华大学去。所以工学院各系的仪器、设备都要合并到清华相关各系。陈老师是系里实验室主任,掌管一部电台以及一大堆仪器设备和器材。但他正忙于参加教师思想改造运动(俗称洗澡运动),学生会就指定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协助陈老师清点实验室仪器设备,并负责运送去清华园。我们才有机会体会到陈老师的实际知识渊博,也从陈老师那儿学到很多实际知识。

有一天我们清点到一台大机柜,里面二个大电子管有小暖瓶那么大;玻璃管上印有“805”字样(后来我们才知道805是发射电子管的代号)。另一块大铝板上装九个喇叭,喇叭外壳上还印有美海军标志(图3)。

整个设备的外表刷的是美军装备特有的暗绿色漆(漆质和色彩与我军的明显不同)。

陈老师介绍说这就是开国大典使用的扩音设备,原是美军二战时海军装备,在他1948年来北大工作时就有了。它的输出有500瓦,配九个喇叭装在一起,中国人给它取个绰号叫“九头鸟”;足够20多个会场扩音用,在当时全北京只有北大有那么一台。是美军撤离中国前送给北大的。在北大50周年校庆时,校长胡适本打算用它向全市广播。后来就留在电机系作为教学设备了。不想在开国大典时派上用场。他当时可能正在参加洗澡运动,介绍时很低调,也没有提及他上天安门城楼调试扩音器,以及见到毛主席等事。

图3  二战期间美海军装备的“九头鸟”(机壳上印有美海军标志)

图3  二战期间美海军装备的“九头鸟”(机壳上印有美海军标志)

这台扩音机后来还在抗美援朝宣传活动中立功。每天北大工学院宣传队的同学用卡车把它拉到天安门广场开展宣传活动,播放革命歌曲,讲解志愿军英勇事迹。为此得到北京市委的嘉奖。后来它就留在系里做教学设备。直至院系调整时,我和几个同学跟着陈老师把它转给清华新成立的无线电系。院系调整后,陈老师转去清华计算机系教书。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当年胡适交给陈阅德这台扩音器,主要是想在此基础上组装一部北大的电台。后来电台建成,1948年12月18日北大50周年校庆时,胡适在电台讲话,通过电台把他的讲话从沙滩传送到端王府工学院。胡适原打算向全北京市发表广播演说,因北京即将和平解放而作罢。校庆过后没几天,胡适就离开了北京。

陈老师对无线电台技术特有兴趣,他经常整天一个人关在实验室内琢磨和试验电台,还不准别人进去。但在后来运动中就被人检举,说他有搞敌特电台的嫌疑,甚至他本人就有特务嫌疑。当时的党委不得不组织人员对陈进行调查和政审。不过据当时参加此政审的人员(现尚健在,曾任北大校办副主任,退休后曾任北大工学校校友会秘书长)说,政审也有个好处,就是把北大老师负责天安门广播事宜的具体经过,弄得一清二楚。到了文革陈老师又受冲击。但文革后已彻底平反。

2005年陈老师在北大校友会动员下,写了篇“永志不忘——我为开国大典维护扩音设备”文章;刊登在北大校友通讯和专刊上(图4)。从这篇文章,以及当年对他进行政审的人员提供的情况,我们了解了当年北大老师为开国大典维护扩音设备的不少细节。

开国大典的广播任务是当时北京市军管会向北大下达的。军管会特地强调,要求开国大典上毛泽东同志的声音高可靠地和高质量地传到广场每一角落,而且扩音器的声音还要由电台转发,传播至全世界。所以,这是个严肃的政治任务,容不得出一点微小差错!

图4  陈阅德老师文章“我为开国大典维护扩音设备”一文首页

图4  陈阅德老师文章“我为开国大典维护扩音设备”一文首页

北大陈阅德和蒋仁渊二位老师和戴声琳助教经仔细琢磨后,认为用北大的九头鸟扩音器是比较理想的。因为九头鸟不仅功率大,而且有一定的方向性。用在老天安门丁字形封闭广场,不仅声音足够传送到甬道的尽头,而且当时甬道二旁红墙对声波的反射也不明显。如用二台或多台就会产生反射、混响等问题了。当然这仅是理论,还需通过大量试验来验证。于是他们连续几个白天晚上去天安门广场实地试验放置扩音器的最佳位置,喇叭的最佳角度;试验白天广场上人头密集和晚上人员稀少时声音有什么差别;并在现场进行调试,使广播声音质量稳定,达到电台能实时收录

,实时转播给全国和全世界的要求。在连续好几个晚上,部队几位同志都和北大老师在一起测试,通宵达旦;老师们说这些部队同志埋头苦干,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陈蒋二位老师回来后,又进一步精心改装和调试。开国大典那天一大早,他们带着设备赶到天安门,被告知只有陈老师一人通过政审可上天安门城楼,蒋仁渊等二人就在城楼下管理另一台较小扩音器。下午三点陈老师亲眼看到毛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从西边登上天安门城楼。开国大典阅兵式后群众游行开始,游行群众挥手高喊

“毛主席万岁”的口号通过天安门。毛主席则用浓重的湖南口音不断回应“同志们万岁!”。而这洪亮的声音就是通过陈老师他们安装的九头鸟扩音器传遍整个广场,传遍整个北京城,传遍至全国和全世界。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幸运地落在陈老师他们几个人肩上,当时他们的激动心情是可想而知。

不过近几年互联网上某些介绍开国大典情况的文章却说是中国人×××发明了九头鸟,因此也是×××解决了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广场的广播问题。

例如其中一篇就这样说(其它内容都大同小异):“如何让全广场群众听清天安门城楼上的扩音声,……,×××想出了一个办法,将9个普通扩音喇叭焊在一块金属板上,果然音量巨大,大家欣喜地称之为九头鸟”。

当天安门广场架起诸多“九头鸟”时,发愁扩音问题的电台工作人员大松了一口气…

我认为文章作者把问题大大误解了,而且违背常识。第一,九头鸟是二战时美海军的装备,怎么变成中国×××发明了?解放初国内有不少美制九头鸟,大都是美军遗留的,或是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或是从国民党仓库里接管过来的。怎么就变成中国某人发明的?我国真正有能力研发高档大功率扩音设备,是1957年后之事。第二,天安门广场扩音有很多关键技术问题,包括调试、阻抗匹配、频率补偿、失真。场地反射,混响等等,怎么把九个喇叭焊在一起问题就全解决了?在当时(1949年)应说只有少数人掌握这一技术。而这应该是陈老师的专长。他于1945年西南联大毕业后来北大之前,曾先后在昆明国际电台和北京电台工作过。开国大典前他已摆弄“九头鸟”一年多了。

陈老师生前除了留下上述这篇宝贵资料外,还于去世前2014年接待安徽电视台《鲁豫有约》栏目记者采访时提供一个重要信息。他收藏过一块清代西洋生产的打簧怀表,开国大典那天他携带这块表上了天安门,在大典开始前15分钟最后一次检测扩音系统性能时,就利用了这块表的报时功能。在2点3刻时,怀表准时发出“当、当、叮咚、叮咚、叮咚”节奏声。告诉全会场和全北京现在的时间是2点3刻正。据说在场的军管会同志赞扬说,这是新中国第一个自动化报时系统。但在安徽台采访时由于陈老师久病卧床,说话已口齿不清。所以后来没有播放陈老师这一段录像。不过这块有历史意义的怀表陈的家人一直珍藏至今。而安徽台记者采访全过程的录像,估计也还保留着。

陈老师可惜已于2015年因病去世。在清华大学为他写的讣告中有这样一句:“开国大典时负责天安门的广播事宜”(图5)。斯人已逝,但我们不应忘记他们曾为开国大典中解决扩音问题作过贡献。同时我很赞同陈老师生前的呼吁,要想方设法将当时北大的九头鸟扩音器的原物找到。国家博物馆近日正再次展出开国大典时的文物,有国旗,灯笼,话筒,国歌唱片,留声机等,唯独没有扩音器(原物)这一主角。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承认当年确从北大手中接受该设备(当年是我和另一同学亲自护送至清华),但年代已久,找不到了。但我和我的同学仍不甘心,还想继续寻找,这么大的一台扩音设备不会随便消失吧!我们也希望能得到社会的支持。

图5  陈阅德去世时清华大学校友总会发布的讣告

图5  陈阅德去世时清华大学校友总会发布的讣告

最后简要介绍一下蒋仁渊老师事迹。他是北大原校长蒋梦麟之子。他年轻在西南联大上学时曾投笔从戎,去远征军当翻译(文革时成为他一大罪状)。解放前夕他拒绝随父亲去台湾,留在北大。他是电磁理论专家,他讲课既严谨又生动,深受我们欢迎。去山大后同样受到学生爱戴。他笃信佛教,淡泊名利,终生未娶,把一生献给人民教育事业。他虽为教授,平时积蓄都捐赠灾区人民。晚年卧病在床,靠学生志愿小组轮流值班照顾生活。去世后学校同事和著名作家黄裳(和蒋仁渊是西南联大的同学)要为他编写小传,从日记(图6)中才发现和知道他曾为开国大典广播事宜做过贡献。

图6 蒋仁渊生前日记(简朴斋是蒋对自己简陋书房的别号)

图6 蒋仁渊生前日记(简朴斋是蒋对自己简陋书房的别号)

陈蒋二位老师平时生活低调。从不宣扬自己有过什么重大贡献,因此他们的事迹也长期不为人知。他们只是普通的大学教师,所做的也都是平凡的工作。毛主席说“凡是为人民作了好事,人民是不会忘记的”。最后我祝愿陈阅德和蒋仁渊老师安息!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最牛中国志愿军战俘,跳伞时反手一颗手雷炸掉美军机

    19-12-06 11:30:09随后,张文荣立即找到搜山的部队,交出了随身武器和特工用品

    邓颖超立下一个秘密遗嘱 为何没人敢拍板执行

    19-12-06 11:12:59题目是:委托下列同志办的几项事。

    晚年华国锋:一有人说起“那些事儿” 立刻摆手制止

    19-12-05 14:37:40有人练字意在静心,但华国锋心里似乎一直很平静。

    此人被俘毛泽东兴奋不已 立刻指示:加镣铐押送过来

    19-12-04 10:52:56康泽何许人也?为什么毛泽东对他如此关注?

    毛泽东亲自批准这名叛徒重新入党 果然发挥重要作用

    19-12-02 10:29:12中共保卫部门最恨的就是叛徒。

    王光美的传奇家世:兄妹有传奇情报人员也有国军空战王牌

    19-11-29 10:50:15虽政见不一,但兄妹间融洽仍同手足……

    中共高层中邓小平和谁最亲近 邓小平说出这三人

    19-11-29 10:10:59李富春、蔡畅和邓小平的关系非同一般

    高岗、邓小平、薄一波 毛泽东开国反腐的三大推手

    19-11-26 10:39:13高岗是发动机 邓小平是方向盘 薄一波是杀手锏

    彭德怀为何要求死后把骨灰方在葫芦里

    19-11-26 10:34:53把葫芦盖严后,就给我扔到大海里头

    97年银行内部审计 发现周恩来巨额外汇存款 真相让人掉泪

    19-11-25 10:30:05这笔钱是1967年7月8日存入中国银行的,总额为1.2万英镑

    揭秘潜伏在毛泽东身边的国民党特工,晚年回大陆治病

    19-11-22 15:15:31以至于有关他是双料间谍的传闻一度甚嚣尘上

    蒋纬国自述抗日:我自创“八卦刺枪术”后 阵地就没再被突破

    19-11-21 10:56:231941年5月,蒋纬国受命前往陕西,在胡宗南麾下担任连长

    周总理酒量很大,曾喝倒许世友,却败给了美女翻译

    19-11-21 10:44:57红军长征时期路过茅台镇,周恩来自己讲痛饮2斤半茅台

    康有为流亡海外开“保救大清皇帝公司”:住豪宅,吃大餐

    19-11-20 11:03:21一次,保皇会募得100万美元,一次就为康有为提供了10万美元旅游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