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2020-01-16 11:01:45 中华文史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邓小平观看华北大演习

在邓小平的生平介绍中,将他称为“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而在他生前曾多次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一句话,流露出邓小平对军人这个职业的崇尚之情。1997年2月19日,这位戎马一生的伟人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今天是邓小平逝世19周年的纪念日,让我们一起来回顾邓小平的军事生涯,走进这位作为军人的一代伟人。

他是军人,投笔从戎,探寻中国革命道路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29年12月11日,邓小平同志和张云逸、韦拔群等领导发动百色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和右江革命根据地。

1984年3月25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时的谈话中提到:“二十五岁领导了广西百色起义,建立了红七军。从那时开始干军事这一行,一直到解放战争结束。”他在人民军队中的第一个职务是1929年担任红七军政委、前委书记,“邓政委”这一称呼就是20年,仗一打也是整整20年。

1929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代表邓小平和张云逸、雷经天、韦拔群等领导在共产党影响下的广西警备第四大队、教导总队和右江农军,举行百色起义,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张云逸任军长,邓小平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兼政治委员。这次武装起义撼动了广西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建立了右江革命根据地,是一次完全意义上的胜利的武装起义。作为这次武装起义卓越领导者之一的邓小平这一年才仅仅25岁,这次南宁兵变也成为了邓小平军事生涯的起点。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45年9月,刘伯承和邓小平率部发起上党战役。

还是在1984年3月,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向邓小平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你最高兴的是什么?”邓小平回答说:“在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是解放战争的三年。那时我们的装备很差,却都在打胜仗。这些胜利是在以弱对强、以少对多的情况下取得的。”从上党战役有利配合了毛泽东的重庆谈判到挺进大别山进入国民党的腹地,从组织淮海战役到指挥大西南的胜利进军,邓小平以其杰出的军事智慧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47年8月7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兵分三路,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征程。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历时21天,先后解放11座县城。

淮海战役被中外史学界称为“中国世纪大决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淮海战役胜利后,几千里之外的斯大林闻听此事,在记事本上写道:“60万战胜了80万,奇迹,真是奇迹!”就连毛泽东在全国解放后还对此念念不忘,对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说:“淮海战役打得好,好比一锅夹生饭,还没完全煮熟,硬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而淮海战役之所以能够胜利,离不开当年邓小平所做的一个正确决定。据张震将军回忆,当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胜利以后,第二阶段的歼击目标如何确定,是战局发展的一个关键问题。一开始中央军委命令华野吸引邱清泉、李弥兵团东进,寻机歼其四五个师,尔后视情况围歼邱、李,或攻取徐州,或打黄维,但因邱清泉兵团不敢贸然东进,始终背靠徐州,我军无法将其退路切断。就在这时,邓小平等同志经过缜密考虑,及时给毛泽东发电,同时抄送华野,建议先打黄维,再打邱、李。中央军委很快就复电,表示“完全同意先打黄维兵团”,并指出“情况紧急时,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歼灭黄维兵团的胜利,说明了邓小平等总前委首长的决心完全正确。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48年11月,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组成由邓小平任书记的五人总前委,统一领导和指挥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左起: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渡江战役,又一次展现了邓小平的军事智慧。渡江战役是大兵团作战,必须要有切实可行的作战方案。邓小平能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听取各方面意见,亲自草拟了百万雄师过大江的作战纲要,即《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这一纲要,在渡江战役中发挥了巨大的指导作用,实践证明,此纲要是我军作战指导宏观决策的范例。

他是军人,面对主权和领土问题,一步都不曾退让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邓小平策马奔赴抗日前线。

七十七年前,在那个烽火硝烟的抗日战争年代,邓小平与他的亲密战友刘伯承等,率领一二九师同仇敌忾、奋勇歼敌,数次成功战胜敌人大规模“扫荡”和反“围剿”战役。同时,在抗日根据地实施精兵简政,开展大生产运动,实现根据地军民生产生活自给自足,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38年1月,邓小平任八路军129师政治委员。这是129师领导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桐峪镇合影。左起:李达、邓小平、刘伯承、蔡树藩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同年8月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改编命令,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前敌指挥部改为第八路军总指挥部,邓小平任政治部副主任。1938年1月,八路军总部任命邓小平为第一二九师政治委员,时年三十四岁不到。1938年2月中旬,为切断日军交通线,一二九师奉命适当集中主力,协同一一五师一部,向正太铁路阳泉至井颈地区的敌人进击,打响了长生口战斗,我军歼敌一百三十余人,击毁汽车五辆,缴获武器一批。在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一二九师连续取得了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次战斗的胜利。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39年,前排左起:聂荣臻、朱德、刘伯承、邓小平等在129师驻地。

1940年8月至12月,刘邓率一二九师在八路军总部发起的“百团大战”中,与其他兄弟部队并肩作战,总计破坏铁路二百四十余公里、公路五百余公里,进行了大小战斗五百二十九次,一度收复县城九座,毙伤日伪军七千五百余名。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37年,任八路军总部政治部副主任的邓小平。

抗日战争中,有三句话极能体现邓小平的特殊智慧。第一句话是,“要使敌人看不起我们,要善于采取一切方式去麻痹敌人”,即削弱敌人,保存自己,隐蔽积蓄力量,准备反攻;第二句话是,“恰当的对敌斗争方法”,包括团结一切中国人对敌、敌进我进、善于利用缝隙钻敌人的空子等;第三句话是,“突然跃进”,1944年日军战斗力明显减弱,在此时机下,八路军全面展开攻势作战,共歼灭日伪军18.1万人,解放县城20座,村庄1.2万个,收复国土十余万平方公里。

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已经散去,然而军人出身的邓小平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却从未退让过一步。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邓小平与海军领导研究部署

1974年1月,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派出一艘驱逐舰和三艘护卫舰侵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1月15日13时,南越军舰骚扰我在甘泉岛附近正常作业的渔轮,并炮击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甘泉岛。1月18日20时,周恩来召开作战会议,总的方针是:后发制人,政治上争取主动,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1月19日一大早,中央研究决定,组成六人领导小组,由叶剑英、邓小平负责,代表党中央到总参作战部指挥西沙海战。此时,邓小平经毛泽东提议刚刚复出,1974年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这是他停职7年后指挥的第一个重大军事行动。

邓小平到达总参作战部值班室的第一句话是,先把情况汇报一下。然后说,要首先明确一下指挥关系,陆海空参战部队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指挥。接着,邓小平口述作战命令,作战参谋复诵一遍,他改动了几个字和个别标点,问其他领导,有没有不同意见。然后,邓小平把手一挥,果断地说:“发。”就这样,一份份电报发往广州军区。

战斗打响一小时后,南越三艘军舰一艘重伤,两艘重创,先后逃离战区,只剩一艘军舰活蹦乱跳了。此时,我军两艘舰艇也负了轻伤,弹药所剩不多。11时32分,我281编队增援而来,也就十几分钟,281艇一排重炮弹打出去,南越10号舰起火,弹药库爆炸,右倾下沉。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战史上的第一次对外海上作战,取得赫赫战果。

此时,邓小平轻轻捻灭手中的香烟,说道:“我们该吃饭了吧?”离开作战值班室前,邓小平给广州军区发电报,定下指挥西沙海战的最后一个决心: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继续扩大战果,收复被南越侵略军非法侵占的珊瑚、甘泉、金银岛。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美国前总统卡特(右一)在华盛顿欢迎到访的邓小平

1979年1月30日,访问美国的邓小平在同卡特的第三次会谈结束后,一起来到阳光灿烂的白宫玫瑰园,邓小平说:“中国人民坚定不移地站在柬埔寨一边反对越南侵略者。中国永远站在被压迫被侵略的国家和民族一边,反对霸权主义的侵略和奴役,为了国际和平和稳定的长远利益,我们将坚决地履行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甚至不惜承担必要的牺牲。”而西方的一些国际问题专家却没有重视邓小平的话,认为这不过是他“说说而已”。同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82年9月24日,邓小平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阐述了中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立场。

1982年9月,邓小平面对来访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就提出:“我国政府有权在香港驻军。”并强调,这是中国政府在香港恢复行使主权的象征。他还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不能做李鸿章。”1984年4月,邓小平在审阅外交部《关于同英国外交大臣就香港问题会谈方案的请示》报告上,又在关于香港驻军一条下批示:“在港驻军一条必须坚持,不能让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到祖国怀抱,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进驻香港。

他是军人,紧盯未来战争,开启中国特色精兵之路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军委工作

1981年,77岁的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成为人民军队的最高统帅。

1981年9月,邓小平观看了解放军在华北某地举行的军事演习。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民军队规模最大、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诸军兵种实兵实弹演习。在五天的演习中,邓小平认真地看、严肃地听,但话语并不多。演习进行到精彩处,他也会鼓掌,却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显得兴奋异常。他的整个情绪,始终是平稳和深沉的。

9月19日,演习结束的第二天,邓小平检阅完部队后,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必须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我们一定要在国民经济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改善武器装备,加速国防现代化。”

实现军队现代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处理好军队建设与整个国家经济建设的关系。邓小平认为,在国家经济困难的条件下,军队只能走精兵之路。通过体制改革,精简编制,实行“消肿”以节省开支用于现代化装备。

1975年,邓小平在领导军队整顿工作的过程中,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军队存在的问题可以概括为“肿、散、骄、奢、惰”五个字,而问题的解决要从“消肿”切入。从1981年到1984年,办事一向果敢利落的邓小平顶住各方面的压力,精简掉了200多万军队员额。但是,400万的规模,依然使中国不堪重负,依然不能让邓小平这位三军统帅满意。

邓小平深刻洞察到,现代战争形态已发生根本变化,军队走数量规模型的发展道路已不能适应未来战争的要求,质量才是决定军队战斗力的主要因素,而且对于取得战场主动权、赢得战争胜利越来越具有决定性意义。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84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35周年,邓小平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部队。

“这次阅兵,国内外反映很好。要说有个缺陷,就是80岁的人来检阅部队,本身就是个缺陷。裁军是个得罪人的事,还是我来得罪吧,不把矛盾交给新的中央军委主席。”1984年11月1日,就在国庆35周年阅兵一个月之后,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的中央军委座谈上,邓小平说了这样一句话,同时也表达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裁军!

1985年6月4日,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轻轻伸出的一个指头震惊了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他充满信心地指出:“再减100万,一是必要,二是没有风险。好处多得很!”这一年,成为中国的“裁军年”。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图:1985年6月4日,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轻轻伸出的一个指头震惊了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

1987年4月4日,在全国人大六届五次全会举行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信自豪地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精简整编的任务已基本完成!裁减员额100万后,军队的总定额为300万。”

在共和国60年历程中,我军创造过许多经典华章,而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则是震惊世界之举。《美洲华侨日报》和《波恩评论》报说,现在世界上都在谈裁军,可是迄今为止只有中国人言行一致。巴西前总统萨尔内说:“我认为邓小平是一位时代的伟人,是为了世界和平奋斗的重要人物之一。人类希望世界和平稳定,中国是一个为之奋斗的国家。无论从中国的立场还是世界的立场出发,邓小平为世界和平与安全做出了贡献。”

邓小平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统帅。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军队干净、利落、稳妥地完成了这个伤筋动骨的大手术!

戎装邓小平: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他是军人,他又不仅是军人。他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决策;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伟大构想;他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创立和发展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他有很多身份,他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但是我想,邓小平的一生,军人这个身份在他心中永远都是沉甸甸的!来源: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