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史频道首页 > 闲话历史 > 正文

揭秘日本“杂鱼寝”:全村男女集体“性爱”的节日

2017-12-05 08:58:43    人民网  

当时的异母兄弟姐妹之间能够自然而然地结婚或发生性关系,是因为他们并不住在同一家庭,相互之间的近亲意识很淡薄甚至没有,亲属观念也没有,父亲往往是难以确定的,家庭制度尚未完善。比如《扶桑略记》一书记载:日本第17代天皇仁德的儿子第18代履中天皇,已经66岁的他在即位的第六年(405年)“乙巳正月,以幡梭皇女立为皇后,是仁德天皇之女也”。仁德天皇有“王子男五人,女一人”。幸好仁德这唯一的皇女不是履中天皇的同母妹妹。不过,同母兄弟姐妹结婚在5、6世纪的日本仍然存在,甚至发生在最早接受大陆文明的日本皇室,发生在大和王朝的皇太子身上。

每年春季日本川崎举行的铁男根祭

每年春季日本川崎举行的铁男根祭

《古事记》关于日本皇室血亲结婚的记载比比皆是,这部书如果要说它是历史典籍,也只能算是天皇家族的爱情史。从里面许多经过后人加工、修饰的情歌看,天皇家族喜欢以这种方式谈恋爱,至于一般的日本民众想必更是大胆、放纵了。

尽管习俗如此,但随着历史的发展,近亲结婚、血缘之间的性关系越来越被禁止,禁忌也越来越严格,范围也越来越广。相比之下,日本皇室在这方面进行得要比普通百姓慢一些。乱伦禁忌的产生是因为认识到同血统生育带来的病态,而不同血统生育通常相对比较健康。但日本皇室和世界上其他少数皇室(如古埃及)一样,为了防止平民们亵渎了皇室的血统而不惜乱伦。此时日本皇室乱伦禁忌的底线是同父同母兄妹的结婚,对他们之间的性关系态度却很暧昧。

日本第19代允恭天皇死后,按规定由皇太子木梨之轻皇子继承皇位,但他在即位之前就爱上了同母妹妹轻大郎女,并与她私通,在夜深人静之时“走访”了他的妹妹,留下了许多浪漫而奔放的情歌。有一天,他又得着机会溜进了妹妹的闺房,高兴的他忍不住低唱:

要种山田山太高,地下埋管引水浇。

我偷偷钟情的妹子哟,我背人暗泣的妻子哟,

今晚让我尽情地爱抚吧!

太子所作的以上情歌被传播出去,在贵族当中影响极坏。

这个轻大郎女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美女,日本不少史书也称她为“衣通王”,大概是因为她爱穿通体透明而性感的衣服的原因吧。面对这样的性感美人,也难怪她的哥哥爱美人不爱江山了,也难免遭到其他男人的嫉妒,《古事记》说朝廷百官和天下人民都因此背弃了轻皇子,归附了他的兄弟穴穗皇子。太子的浪漫爱情让弟弟捡了个便宜,弟弟正好可以有借口兴师夺位。

轻太子被捕后,显然没有去走访他的妹妹、与她“共寝”的自由了,于是他又作了这样一首歌让人送给他的妹妹:

轻娘子啊,轻娘子,悄悄地来到我身边,跟我一块儿睡吧!

他的弟弟穴穗皇子大概发现了他们还在继续幽会,于是把哥哥轻太子流放到伊豫汤地方,不让他与情妹通信传情。即将流放的时候,又作歌告诫他的妹妹:

应为天皇却流放海岛,总有一天会有许多船只迎我归来。

我睡过的席子不能玷污,我的妻呀,你要洁身自爱啊!

这首歌格调非常的哀怨、低沉,看来既不想失去江山也不舍美人。他的妹妹轻大郎女自然理解哥哥的雅意,于是回赠歌道:

在那些男女共眠的海滩上,你小心踩了牡蛎壳,

等到天明再走啊!

可惜这位被废的太子已经由不得自己了,一对恋人就这么离别了。之后,轻大郎女不堪忍受对哥哥轻太子的恋情,终于偷偷追随轻太子去了伊豫国。此时,轻太子为日夜渴待的妹妹感慨地作歌道:

泊濑山呀泊濑山,

大冈子上立着幡,小冈子上也立着幡。

我可怜的妻呀,就这么说定了吧,

让我们像那大冈小冈,永远在一起吧!

啊,不管是像檀弓那样躺下的时候,

不管是像梓弓那样立着的时候,

我可怜的妻呀,我将永远爱护你。

流传下来的轻太子为庆贺这次兄妹重逢的另一首歌唱道:

泊濑河呀泊濑河,

上流打下神圣的桩,下流打下坚固的桩。

神圣的桩上悬着镜,坚固的桩上挂着玉。

像玉一般美丽的我的妹呀,像镜一般珍贵的我的妻呀,

如果你有家,我要去你的家,

如果你有国,我会把故国怀念。

关键词:日本宗教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