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闲话历史 > 正文

化身神祇:来说一说古代瘟疫预警者们与地方民间信俗

化身神祇:来说一说古代瘟疫预警者们与地方民间信俗
2020-02-13 12:13:27 人民网

1958年夏,毛泽东从《人民日报》得知江西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后,欣然写下名为《送瘟神》的诗歌,其中有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古时瘟疫肆虐而医学不昌,人们只得求助于神力。那送“纸船”出海和烧香烛举行迎神赛会,都是将瘟疫驱逐出境的仪式。

化身神祇:来说一说古代瘟疫预警者们与地方民间信俗

电影《大明劫》中的送瘟神仪式

那么,谁是瘟神?瘟神是如何产生的?《礼记》中曾讨论符合哪些条件才能成为神灵得到祭祀:“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此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可见,得到祭祀的标准在于“功”与“烈”这两大要素,即要对广大人民群众有贡献,又要作为烈士,悲壮惨烈地牺牲。在此之外,甚至不需要什么学仙修道的经历。有的人以为瘟神是邪神,是传播瘟疫的祸源,这类看法显然片面。瘟神如果只是传播瘟疫,这或许会让人们畏惧,但显然不值得收获人们的尊崇。全国各地的瘟神各不相同,但关于他们的传说却具有一定的共性和规律可循——他们是瘟疫的预警者,在瘟疫爆发之前舍身示警,死后被人们铭记。这一规律在我国多地均可验证。

明代灭亡前夕多地瘟疫爆发,《榕城纪闻》一书中记录明崇祯十五年,“二月,福州疫起,乡例祈禳土神,有名为“五帝”者。于是,各社居民鸠集金钱,设醮大傩……一乡甫毕,一乡又起,甚而三四乡,六七乡同日行者。自二月至八月,市镇乡村,日成鬼国。”那巡游的队伍充塞着乡间的道路,遇到地方官员的车马也不避让。儒家士大夫斥责乡民铺张浪费,妖言惑众。但这也可见反映出,“五帝”在明代时便已承担起驱瘟的职责,在福州寻常百姓们的心目中十分重要。

化身神祇:来说一说古代瘟疫预警者们与地方民间信俗

当代福州五帝出巡时的仪仗张继州摄

二百余年后,晚清时曾长居福州的美国传教士卢公明(Justus Doolittle, 1824-1880)也记录了这一令他印象深刻的地方信仰,他回忆道:“尽管五帝在民间拥有广泛的信众,但仍是邪神。只有得到皇帝加封认可的神灵才能算是正神……十几年前,一个高级官员乘轿子经过城里的大街时正遇上迎五帝的游行队伍。游行者非但没有给官员的轿子让路,反而要求官员的轿子后退,或先避到路边让五帝神轿通过……迎赛五帝的游行,这一活动中体现的社会地位失序,以及民间各类关于五帝灵力的奇闻,共同构成了一种最魔幻最奇特的偶像崇拜现象。关于五帝的来历,普通民众一无所知,知识阶级也所知甚少。”

“五帝”又称五灵公、五福大帝等。正如卢公明讲述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各类传言众说纷纭。在成书于元明之际的《三教搜神大全》中,曾记载有五位被称作“五瘟使者”的天外来客,可以在人间散播瘟疫,并以此超能力恐吓皇帝;在邻省江西,曾有一种名为“五通”的神,据说是山魈木魅所化。从名字上看,这“五瘟”或“五通”,与“五帝”颇为相似;况且五瘟使者与瘟疫还颇有渊源。但是,我们无法确认他们与作为福州瘟神的五帝有直接的关联。或许正是出于此类联想,官方在遇到五帝时便也将之视为邪神,再加上政府官员在迎神赛会中受到冒犯,便认为这一崇拜会扰乱社会等级秩序,实属不合法规的“淫祀”,故而屡有毁禁。

化身神祇:来说一说古代瘟疫预警者们与地方民间信俗

《三教搜神大全》的五瘟使者,以传播瘟疫作为要挟,向当朝的隋文帝索要封官赏赐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