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社会记忆 > 正文

高平之战为何惨胜 亲历者:越军经验丰富 我们轻敌了

2019-04-03 09:44:55  中华文史    

导语:《生死二十八天——四十一军对越作战高平战役纪实》,是原四十一军纪委书记宋子佩以五年的时间整理出来的倾心之作,可以说这一文章是他以生命对南疆作战的反思和吶喊。在对英雄的吟唱中,又伴随着几分凄凉和悲壮,读来令人揪心落泪。

随着作者充满激情的笔尖龙走纸端,高平攻坚战的悲壮画面全景式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役过程跌宕起伏,让我们时而悲愤,时而悲伤,时而热血贲涨,时而泪洒衣裳。

本来是想牛刀杀鸡,速战速决,但却打得如此惨烈;本想3至5天结束战斗,结果打了28天。四十一军的将士们打得英勇,尽心尽力了,不愧是四野主力部队之一。

但是,这一仗赢得也太艰难,只能说是惨胜。何以至此,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完此文后,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而思考乃胜利之母,失败未必是胜利之母,胜利也未必是自信的资本,只有认真总结胜利的经验和汲取失败的教训,经过充分思考,才能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才更有把握打赢下一场战争。

我们不必去苛求前人,问问自己吧!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我们能否像英雄那样英勇?我们能否不犯前人所犯过的错误?这可能才是宋子佩同志以五年的时间凝炼出二十八天生死搏杀所要期盼的回答。——罗援

轻敌犯大错!我们忽视了事实:越南打了很多年仗,实战经验丰富

万众欢迎

3月15日下午1点多,我们到达茶灵县县城。

只见大路小路、满山遍野的老百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起出动,个个都是小跑步,像蚂蚁搬家急急忙忙,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有的挑着担子,箩筐里装满了稻谷和地瓜;有的赶着牛抬着猪,扛着门板桌椅板凳;有的把被子、枕头、草席捆起来拿走;还有的三五成群正在拆除房屋,搬运木料和门窗,把整个县城及附近几个村庄都劫持一空。我们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样搞呀?这是368团的防区,为什么不管呢?"毛副军长惊讶地说。"这个山上有部队,我们上去问问吧!"我说。

我们爬上一座小山,看到战士们在战壕内警惕的向外观察警戒,便问他们:"你们是哪个连的?""二营六连的。"一战士回答说。

副连长听到有人到阵地上来,马上从地堡里走出来向毛副军长敬了个礼,自我介绍说:"我是六连副连长,带1个排在这里防守。"

"这是我们军的毛副军长,今天带121师从高平撤回来。"我向他介绍说。

"听说你们最辛苦,三四天没东西吃,我们这里离国内只有2公里,供给的食品很多,还有水果香烟。"副连长说。

我看到地上丢了几块酱菜,可惜地说:"这样高级的咸菜都丢了,要买也得七八角钱1斤哪!"

"这里多得很,战士都不愿吃了。"副连长得意地说。

"你认识他吗?"毛副军长指着我问道。副连长看了看我,不好意思地说:"不认识。"

"他是你们师的老政委呀!才离开几个月就不认识了?"毛副军长疑惑的说。

"你战前是干什么的?"我问。"战前是战士,打仗时当班长,连队伤亡过大,我就当了排长再到副连长。"他回答说。

"哦!那就不会认识了,你们连队伤亡多少?战前的干部战士还有吗?"毛副军长问他。

"参战时的人包括我在内全连只剩下30个人了,现在的兵都是从福州军区补充来的。"

我听后十分惊讶,急忙问道:"为什么会伤亡这么多人呀?"

他走到我们跟前低声说:"

不要让旁边的战士听到,都是指挥得不好呗。第一天我们就攻占了八达岭,晚上又命令我们撤退。白打了一天又把阵地送给敌人,过了几天又命令重打,瞎折腾,伤亡还能不大!敌人既顽固又狡猾,工事修得离奇古怪很难攻破,即使占领表面阵地也很难消灭他们。"

"你们这个阵地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很难对付的?"毛副军长问他。

"真的很难对付,敌人1个排在这里防御,正面很大,工事四通八达,像一座地下城,请首长看看就知道了。"副连长介绍说。

"咱们仔细看看,以后再和越南打仗就有经验了。"毛副军长对我说。

我们爬上主阵地站在高处观察,阵地表面什么也看不到,在远处更看不清楚。

轻敌犯大错!我们忽视了事实:越南打了很多年仗,实战经验丰富

我们走进交通壕里转了一圈,才看到地下很多工事,弯弯曲曲四通八达,通往阵地各个掩体、洞穴、弹药室。洞连洞、保连保,把整个阵地都连起来了。

交通壕挖成A字形,上尖下宽,两壁全用碗口粗的木棒一根根严密排列起来,上端将两边木棒合拢似屋顶型,用铁钉钉牢,下端将木棒分开成A形。高1.7米左右,宽80厘米,上面盖士1.5米以上。

交通壕内五六米挖1个N字形的掩体部,用于壕内战斗隐身之用。

地堡修在阵地四周,前后左右都有,山顶修筑母堡,每个地堡都有交通壕连通,并有2个以上进出口.1条交通壕环绕整个阵地,构筑起2道防线并互相连通。

山腰和山顶每道防线的交通壕,前后左右都有五六个通天口,随时可以钻出来向表面阵地射击投弹,打完了又能立即钻进去,地堡的射孔三四个,四五个不等,射界宽阔,但射孔不大,十分隐蔽不易发现。

山顶的中心地堡母堡前后左右都有射孔,即使突破一二道防线,也很难攻占山顶。敌人把工事修得既多又奇,面积很大,但用兵很少。

副连长向我们介绍说:"敌人防守很有经验,1个兵能使用多种武器,防守正面20多米宽。他把武器、弹药放在几个位置上,空着手来回跑动,跑到哪里都能拿起武器射击,打一阵又换个位置,1个排的防御很容易被误认为1个加强连,并且比1个加强连作用还大。"

接着他又介绍了他们攻打山下村庄时的情况。

"那天,我们排奉命进攻山下那个村庄,村外修的防御工事有五六个火力点向我们射击。

我判断是敌人1个班防守,就指挥1个排向敌侧后迂回,1个班正面攻击,打上去一看原来只有1个女民兵

,她使用四五种武器,但打得不准,这个女民兵被我们的战士打死了。"

我们在阵地上反复看了几遍,印象颇为深刻,我好奇的问毛副军长:"你打过很多仗,见过这样的工事吗?"

"没有,在几十年的实战和训练中都没有见过,中外军事资料中也不多见!当年在东北打营盘时,国民党二0七师修筑的交通壕梅花堡就很奇特,打了很久也没有全歼,这个阵地更胜一筹。"毛副军长感叹道。

"越南打了很多年仗,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这个事实被我们忽视了,犯了个大错误,就是轻敌!"我深有体会地说。

我们看完阵地准备下山时,看到山下密密麻麻的老百姓还在搬运东西,我便问副连长:"是哪里来的老百姓,为什么要搬运越南群众的财物?在你们防区又为什么不管?"

"已经好几天了,每天都人山人海到这一带搬运东西,都是我国边境地区的农民,听说要撤军了,趁机发点外财。据说是县委通知这样干的,谁还敢管呀,前几天某县副县长带着几十辆汽车到高平拉钢材、粮食,都是满载而归。"副连长介绍说。

我们听后心里很不是滋昧。

下山后,我们乘车进到茶灵123师368团驻区。这个县城没有砖瓦建筑,全是木制楼阁式的草房,分散在山边公路两旁。

轻敌犯大错!我们忽视了事实:越南打了很多年仗,实战经验丰富

我们下车时,368团政委本自立和政治处主任陈细钦以及军政治部工作组的同志都站在公路旁边等候,看到我们立刻迎上来握手欢迎。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