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闲话历史 > 正文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
2019-09-25 17:06:38 读史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然而……

五胡乱华开启的是将近三百年的乱世,然而,在开始前不是没有人能阻止它的发生,只是天不假其便,造化弄人,最终让此人的努力不了了之。

苟晞,字道将,河内郡山阳县(今河南焦作)人,年轻时为司隶部从事,深得长官石鉴的赏识,东海王司马越升他为侍中,然后,在八王之乱中辗转于几个司马亲王之间,最后范阳王司马虓升他为兖州刺史,成为一方诸侯。

当时,石勒还在跟着他的大哥汲桑混,汲桑攻破邺城之时,东海王司马越兵出官渡攻击汲桑,命令苟晞为前锋。

汲桑素来很是害怕苟晞,于是在邺城外设置工事严密防守,如果苟晞强攻的话,可能也会很费力气。

但苟晞也是不走寻常路,兵到邺城后,没有立即攻击,而是派了一名骑兵单人匹马来到城下工事前,直接告诉他们来的是山阳苟晞,降者可生,抗者必死。

按说这也是老套路了,而且苟晞是文官出身,而汲桑这些人却是老粗出身,未必尿他这一壶。但结果却是汲桑的老粗部队被阿苟吓的直接放弃城下工事,跑回城中闭门自守。可见此时苟晞已颇具威名了。

打仗嘛,打的就是个气势,跑回城中的汲桑也没能耐到哪儿去,苟晞挥师攻城,连破汲桑九座营垒,汲桑无法,只好弃城而逃,苟晞在军事上的盛名,已开始显现。

苟晞趁热打铁,挥师继进,连破吕朗、公师藩、石勒等人,风头一时无二,时人比之“韩白”。

韩信白起是什么人?“兵仙”与“人屠”啊,这两个人集中反映了苟晞工作上的特点,很形象、很到位,这两人的结局也反映了苟晞的结局,也很到位。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然而……

苟晞出于寒门,这在魏晋时代是很吃亏的,能干上来,有两把刷子那是必须的!

苟晞强于政事,博闻强记,即便事务累积,断决如流,人不敢欺。同时他执法严明,不避亲近。

他有一个姨妈投靠他,他事之如母,这个姨妈的儿子向他求官,苟晞说:“我执法严格,你能力又不突出,一但有事,我不好处置你,还是免了这个麻烦吧!”

但这个表弟却官迷心窍,又托了自己的母亲向苟晞说情,苟晞无法,只好委任了这个表弟一个官职。过后不久,这个表弟果然犯法当死,苟晞亲自监斩,姨母叩首请他宽恕表弟,但苟晞不允。

斩后,苟晞素服哭祭,边哭边说:“表弟你不要怨我,杀你的是大晋兖州刺史,哭你的是你的表哥苟晞!”其执法严明,一至于是。

但苟晞也不是完全不通世情的酷吏,他眼见朝政混乱,知道天下大乱将近,害怕有人对自己不利,于是对洛阳高官,多所结交,有了珍玩宝物,就贿送洛阳亲贵,不求有利,但求无害,这种心理,和后来明朝戚继光交结张居正等朝中大臣的心理,是颇为相似的。

但问题还是出在这些亲贵高官身上,当时掌权的东海王司马越,一看苟晞这么会来事儿,又这么有本事,就加意笼络,与苟晞结为兄弟,又各自登堂入室,引见亲眷,关系好的不能行。

但司马越有个狗头军师潘滔,却偏要找个缝下点蛆,显显自己的本事,就对司马越说:“苟晞是兖州刺史,兖州是什么地方?那是当年曹操曹阿瞒发迹的地方,兵精粮足,而苟晞却正是曹阿瞒一样精明强干的人物,让他长任兖州,难免他不心生异志,成为曹操第二,为今之计,要调虎离山,调龙离渊,调他去青州,明公你自任兖州,经营中原,这是强干弱枝的妙计啊!”

司马越深以为然,如计而行,同时又为安抚苟晞,任他为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假节、都督青州诸军事、领青州刺史、郡公。

虽然官名都一大串,但苟晞却并不满意,都是官场老狐狸了,谁尼玛给谁讲《聊斋》啊?兖州我经营多年,兵精粮足,城坚器备,青州却屡遭兵祸,一片狼籍,派我来这儿收破烂擦屁股来了。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然而……

苟晞的心态发生了剧变,西晋最后的“兵仙”开始失去他的“仙气儿”。

苟晞开始自暴自弃,反正“刑乱世用重典”,他在青州开始严刑峻法,每天都杀人,以致流血成河,青州人都很怕他,给他起了个外号:“屠霸”。后来苟晞有事外出,他弟弟苟纯代他镇守青州,屠戮更甚,青州人都说:“小狗酷于大狗”。

因为记恨潘滔,苟晞上表请求司马越杀了潘滔,司马越自然不同意,苟晞大怒,宣言说:“司马越处事不公,致使天下动乱,我虽有韩信之名,但我不是韩信那种软蛋,该出手时我自会出手!”

当时的皇帝晋怀帝本与司马越不和,他见名将苟晞与司马越关系破裂,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就密诏苟晞,让他讨伐司马越。苟晞得此密诏,更是来劲儿,整军备武,准备征讨司马越。

但就在晋室内斗的当口,乱军王弥所部曹嶷攻破琅邪郡,逼近青州。当时青州还是小狗镇守,大狗得到消息,急忙赶回,登城望阵,曹嶷军连营数十里,眼见乱军兵力如此之盛,名将苟晞不由心生惧意。

但名将就是名将,在随后的战斗中,苟晞连胜曹嶷数阵。但因兵力悬殊,始终无法击退曹嶷,在最后一战中,苟晞带着精锐部队和曹军大战时,风向突变,大风扬尘,直扑苟军,苟晞大败,连夜逃走,部下大部降曹。

苟晞逃到高平,又收残兵数千,才算安定下来。

就在此时,晋怀帝又连下数诏,催促苟晞征讨司马越,反正晋室的这群司马,内斗的劲头是最大的,哪怕是军情如此之紧迫之时,天崩地裂的永嘉之乱,也真是这群“司马”咎由自取。

司马越一直怀疑晋怀帝和苟晞有勾结,就在青州往洛阳的道路上派了不少游骑,果然截获了晋怀帝与苟晞的来往密信。

司马越大怒,发檄文声讨苟晞,同时派杨瑁、裴盾等人讨伐。但这几个烂番茄臭鸟蛋如何是名将苟晞的对手,被苟晞打的大败。

苟晞同时派出骑兵,夜袭河南尹潘滔,想杀他一解心头之恨。但潘滔还是有点本事的,趁夜色竟在阿苟的骑兵中全身而退,成功逃脱。而司马越的另几个部下如刘曾、程延等却没有这么幸运,被苟晞手下捉住。苟晞也没有手软,杀之了事。

巧合的是,司马越在此内忧外患之时,在征讨石勒途中忧惧而亡,大喜过望的晋怀帝下诏加封苟晞为大将军大都督、督青徐兖豫荆扬六州诸军事。

虽然在内斗中取得了胜利,但此时已天下糜烂,时局无可收拾,后汉军各部已迫近洛阳,苟晞上表请晋怀帝迁都离开洛阳来自己的青州,他派部下刘会带船数十艘、兵士五百人、粮千斛到洛阳接晋怀帝,却因朝臣争论不休而不能成行。

没多长时间,洛阳就沦陷于匈奴后汉军了。因时事急迫,苟晞与王赞带兵出屯仓垣,意图接应到晋怀帝。

但晋怀帝却没有跑出洛阳,而是落入匈奴人之手,晋朝皇室只跑出豫章王司马端,苟晞于是尊司马端为皇太子,司马端加封苟晞为太子太傅、都督中外诸军事。

西晋的韩信白起,五胡乱华前中原最后的希望,然而……

苟晞的官职达到了最高峰,只是然并卵!

眼见晋朝已亡,苟晞从此更加破罐子破摔,恣情声色,喜怒无常,于是青州人心离散,不肯为苟晞出力,加之瘟疫饥荒,青州实力大损,苟晞的部将也多所叛变而去。

石勒此时却实力日益强大,他攻陷阳夏,灭了苟晞的部将王赞,同时派出精骑,袭击蒙城,捉住了苟晞。

面对着这个曾经杀的自己魂飞胆破的“韩白”,石勒还是希望能为已所用的,于是任苟晞为自己的司马,但苟晞不久图谋逃归东晋,最后被石勒所杀。

如果西晋当时朝政能平稳一段时间,并给予苟晞一定的支持,从能力而言,苟晞不难平灭石勒、王弥等诸人,乃至于匈奴后汉,也不难于平靖。只是,苟晞陷于晋室内斗,坐视这些自己的手下败将死灰复燃并日益强大。

而且,苟晞本身性格上也有一定缺陷、眼光不高,不忍一时之气陷入内斗;格局不大、没有以一隅谋天下的规划;毅力不强,遭受一时之败就灰心丧气,最终他也没有力挽狂澜,而是与天下人一起坐视五胡乱华时代的来临!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