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闲话历史 > 正文

揭秘:1966年人民大会堂遭高干子弟枪击案始末(3)

揭秘:1966年人民大会堂遭高干子弟枪击案始末(3)
2020-02-14 15:14:36 中华文史

当晚9时许,公安部六局办公室主任胡鸣孔来到大会堂办公室,汇报了一条重要线索。他说,住在南长街南口的全国体委首长家的看门老头反映:这几天首长的孩子和几个高中同学在房上用小口径枪打过麻雀。指挥部闻讯后,即由胡带着于桑、吕展和我一起到这家察看。见前后两层院,前院是车库、门房,后院是二层小楼。看门人指出,学生打麻雀是在车库屋顶上,用小口径猎枪向南打停在柳树上的麻雀,枪口正朝着大会堂北门窗户。从房上观测至大会堂北窗约有600米左右,是小口径猎枪的有效射程。为进一步检证,我们提取了挂在门房墙上打麻雀用的猎枪和几盒子弹。

当晚,即由公安部三局刑事技术员进行检验。他们一面用提取小口径猎枪射出弹头样本,同现场弹头对比;一面用这支猎枪进行打玻璃射击试验。经过十几小时的紧张工作,于2月4日上午出来对比结果是:用猎枪射出弹头样本,同现场弹头在显微镜下比对,两者膛线条纹相一致,并拍了照片。通过检验认定:现场弹头是从某首长家提取的小口径猎枪射出的。同时,打玻璃的射击试验,也在玻璃上打出蜘蛛网状裂纹。

专案组选定西山靶场进行射击试验

专案组选定西山靶场进行射击试验

高干子弟要严加管教

2月4日晚7时许,周总理让我们去中南海汇报。杨德中同志带着于桑、吕展和我来到中南海西华园总理办公室。于桑副部长扼要汇报了南长街南口某首长家孩子们用小口径猎枪打麻雀的情况,对具体的枪弹检验工作要我汇报。总理见我坐的位置离他较远,就把我叫到跟前坐在他的左手边。我刚打开技术鉴定书,念到:孩子们打麻雀是用的西班牙牌小口径猎枪时,总理伸手把鉴定书拿过去自己看了。当看到鉴定书上写的小口径猎枪的牌号是“西班雅”造,他发现不对,说是“西班牙”吧!接着又说,当然翻译用同音的任何字都是可以的,不过还是用“俗称”用语好。随即在鉴定书上把“雅”改成“牙”。又拿起猎枪看了看枪上的拉丁文后才继续阅完鉴定书。看到鉴定书结论是:两个弹头膛线条纹对比结果相一致。由此认定“现场弹头是这只小口径猎枪射出的”。总理深思了一分钟,亲自用放大镜看了两个小盒分装的现场弹头和对比样本弹头;又看了对比显微镜下的照片;当看出有三条纹线是完全一致的,而另三条纹线不是完全相符时皱起了眉头。我赶忙解释说,这是由于弹头受撞击成蘑菇状,纹线受到轻微损坏的缘故。周总理听后,指示再搞一次模拟试验。他说,就用这支小口径枪,在射击位置与弹着点的高度和距离相似的条件下进行射击试验,按理是能够打出蘑菇状弹头的。但组织科学试验必须严谨,力求同现场情况相同。

关键词: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